「撤退!」林間混雜著吶喊、哀鳴聲與慌亂的氛圍,一群人慌忙地撿拾起武器落荒而逃,其中有一頂藍色馬鬃從中突顯。

「不要緊嗎?」褐髮青年脫下紅色馬鬃的頭盔,露出深邃的黑眸看著頂著藍色馬鬃頭盔持劍的男子。

「讓他們逃吧,我們等會再去收拾他們。」顯然配戴藍色馬鬃頭盔的男子是領頭,他的右腳正踩著一個正面撲地的混血人,後者使盡剩餘的力氣試圖抵抗,但是前者提起劍身刺進他的小腿,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淒厲的哭喊聲與汩汩流出的鮮血。

Phineas起初是享受,但到後來他有點覺得刺耳,而使他再次提起短劍,並對被他踩在底下的受害者耳語,「這就是招惹狼群的下場。」語畢,他就以劍柄敲昏了那個可憐蟲。

Phineas的右腳從他身上移開了,並將提起短劍由身體內側往外側甩動,試圖甩掉上面即將乾涸的鮮血。

「我想,你下次可以試著不要把髒血甩到我身上。」在Phineas一旁的葛蘭克悶聲抱怨道,一面看著自己褲子上的血漬。

「我的錯。」Phineas表示他的歉意,抬頭環視四周,並問,「剛剛會太超過嗎?」

「有一點。」

此時一隻葛萊芬從天而降,簡而言之就是一隻獅鷹獸。牠沉重且銳利的爪子一把攫起方才Phineas劍下昏厥的可憐鬼,獅鷹獸的目光注視著Phineas,後者輕微頷首,牠便發出一聲響亮鳴叫,振翅提著傷兵飛騰上天際。

「敵軍數目越少對我們越是有利。」Phineas答覆葛蘭克,一般昏厥的混血人不會被維安人員帶走,有生命危險或是重大創傷才會。

「我以為你不在乎人數的懸殊。」葛蘭克露出輕笑,他們以半個大隊的人數對上整個第一大隊與半個第三大隊,一比三的懸殊。

「我是不在乎,」Phineas嘴角露出微笑,「但是一無所失的人才是我們該操心的,所以確保他們出局才是上策。」

「這套說辭說服我了。」

「還用得著說,」Phineas右手臂上的撕裂傷暫時被護肘遮掩了,隨腎上腺素的退去,使痛楚再次奪回他右手的主控權,但他咬牙將疼痛壓下。「該去抓大象了。」

 

Phineas與葛蘭克走過戰場,許多傷兵被壓在地上,他們將智慧的大象完全扳倒,並擒獲半數的鱷魚,誰叫他們不自量力。

方才另一名副隊長上前來回報損傷人數,還在Phineas的預料之中,只可惜沒將鱷魚一舉殲滅,這使他有些惱怒。

「把人帶過來,我和葛蘭克正要前往領頭象那。」Phineas對副隊長下令。

「是的,長官。」

Phineas臉上冷漠的神情,有如他在對付真正的敵人。即便是演練也不得鬆懈,很快他們必須面臨實戰,他心裡暗忖著。

兩名士兵押著一個衣衫不整、身形狼狽的青年前來,他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斜了一邊,右側的鏡片上出現細小的蜘蛛網裂痕,嘴角滲出一絲鮮血,然而他的頸間懸掛著一只戒指,一頭憤怒的巨象。

兩名士兵將那名青年推向前,後者雙手背後被捆住,雙膝跪地,但他不似其他俘虜低著頭,他抬起頭與Phineas的目光對上,沒有掙扎,僅有平靜。

這位是智慧大象的領袖,然而他坦然接受這樣的結果。

「這次失策了,史柏。」Phineas帶著一絲冷漠的笑容說道,他用左手持劍,將劍尖抵在史柏的下巴,「下次慎選結盟對象,鱷魚竟然直接拋棄你們逃走了。」

「凡事都有風險,」史柏抿著唇,對情勢不滿的他,也沒有能夠責怪的對象。「但結果的確讓我失望。」

「或許下次找第二大隊這種盟友比較可靠,你可以考慮一下。」Phineas的劍尖從史柏的下巴移開,轉而挑起他頸上懸掛的戒指。「但這次是來不及了。」

「但我不僅想要如此而已,」Phineas冷漠的目光直盯史柏,眼神流露出貪婪。「桂冠在哪?」

「不在我身上。」

「這是當然的,你不會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Phineas說,「但是你不會把東西交給鹿與鱷魚,你信不過他們。」

「一如往常的神準,指揮官。」史柏的肩頭一鬆,似乎已放棄,什麼事都被Phineas給料中了,他還有什麼機會可言。

「當然,我生來就是為了戰鬥。」Phineas眼下閃過一絲抑鬱,但他很快又恢復了,「桂冠已在狼群手上。」

「什麼……。」史柏看見一個第二大隊的隊員手上高舉著銀色的桂冠,另一手拖著某個人在身後。

那名隊員將鼻青臉腫的俘虜拖到史柏與Phineas眼前,接著她面對Phineas,低下頭,雙手高捧著白銀的桂冠,「隊長,任務完成。」

「很好,辛蒂亞,你果然不會讓我失望。」Phineas平淡地說,「葛蘭克,收著桂冠。」

在Phineas一旁的葛蘭克露出訝異的神情,「……我?辛蒂亞比我還適合保護桂冠,她能戰鬥擊退敵人……。」

「拿去,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Phineas打斷葛蘭克的話,後者不情願地從辛蒂亞收中接過桂冠,辛蒂亞也沒有提出異議。

「回去看台休息觀賽吧,第一大隊領導人。」

 

史柏倒臥在地,痛楚從脊髓逐漸蔓延上來,他的小腿湧出鮮血,染紅了周遭的植被,他無法移動他的腿,他知道腿斷了,這不是他第一次經歷過這種事情。

被狼群逮住就是這樣的下場,而狼群會確保他們出局,他僅需要等待葛萊芬降臨將他帶往醫療室治癒,然後在看台看全像偵察機轉播戰場現況。

狼群的兇殘仍舊不減,即便是面對一比三的懸殊,他太過低估第二大隊的實力了,他帶著一抹微笑昏厥了過去,再也感覺不到鋼戒的冰冷。

「聯絡鷹爪,我們得進行匯合。」Phineas對身邊的葛蘭克說,一面帶著半數的隊員持續前進,頸間掛著的戒指互擊發出鏗鏘聲。「桂冠你就收著,我信任你好嗎?」

葛蘭克一路上使盡百般力氣勸Phineas讓其他人負責保管桂冠,但Phineas依舊沒有半絲動搖,「我並不認為這是好主意。」

「對你自己有多一點信心。」Phineas說,葛蘭克在工藝、鍛造外就沒有那麼有自信。

「你知道我不是個優秀戰士……。」葛蘭克仍然藉此糾纏著Phineas。

「我並沒有要求你當個優秀的軍人,戰士有很多形式,你只要相信你自己就足已。」Phineas被這個問題煩到有些不耐煩,但他仍然按耐著性子,「別拿這個來跟我嘮叨了,聯絡上馬可仕了嗎?」

「已跟鷹爪聯絡上。」葛蘭克將對講機遞給Phineas,也不再拿同一個問題去煩後者,他知道他心意已決。

「鷹爪,這裡是狼群,收到請回覆,over。」Phineas發話給馬可仕率領的小隊。

「狼群,這裡是鷹爪,over。」

「鷹爪,報告目前進度,over。」

「狼群,我們正在追蹤第四大隊,他們正在追蹤一組桂冠,越來越接近目標了,over。」

「鷹爪,狼群剛才扳倒了智慧的大象,擒獲半數的鱷魚,得到大象的隊戒與一只銀色桂冠。但是鱷魚還有半數的殘兵,看起來他們準備與鹿群匯合,over。」

「狼群,我們收到了,請下達下一步的指示,over。」

「鷹爪,持續追蹤鹿群,鱷魚準備跟鹿群匯合,不要正面迎擊。狼群會過去跟你們匯合,再一次發起總攻擊拿下他們,在那之前,按兵不動,over。」


「這沒問題吧?」戴著單耳耳麥、手持槍械的青少年從前方兩米高的石塊跳下來,一副老練的動作,像是軍人一般。他走到葛蘭克的面前詢問,前者是第二大隊的副領導人之一,經常在Phineas不在時代為履行領導人的義務,羅馬小神之子,馬可仕,來自賓州的弗吉谷軍事學校。

「我是你就不會質疑他,馬可仕。」Phineas走過來,頭戴著醒目的藍色馬鬃頭盔。

「確保萬無一失而已,隊長。」馬可仕的用語仍保留著軍事學校教育留下的痕跡,但他並非十分嚴肅的領導人,但他總是會再三確認一切。「這發明還沒經過實驗測試不是嗎?這有些冒險,現在即便我們匯合,他們還是佔了人數上的優勢。」

「人數的優勢……即便是一比三的懸殊差距,狼群還是屠殺了對方。」Phineas漫不經心地說,一面摸著頸間的兩枚隊戒。「我們是第二大隊,豈會害怕被拿下呢?」

「謹慎為上策,隊長。」馬可仕拿下頭盔,露出深棕色的短髮,但並非那種軍事的平頭,黑色的眼眸展現出銳利的目光。「這次面對的是克里絲。」

「是該謹慎一點,Phineas。」葛蘭克附和著馬可仕。

「當然,她是相當棘手,所以我們才要這樣玩。」Phineas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著將另一個藍色馬鬃的頭盔塞到馬可仕懷裡。「分頭行動。」


通常深入敵營這重擔不會落在葛蘭克的肩上,因為他從來不擅長這件事。

此時他咒罵著自己為何要把這玩意弄得這麼複雜,他尚未改良出更好的版本,而眼下只有他自己會操控這玩意。

這玩意下週就要在任務上正式使用,他必須在實戰前測試它的性能,這東西目前只有他、Phineas、馬可仕知道它的存在。

這東西早就存在了,但是那是藉由魔法與天神的賜福,他轉介了變色龍與玻璃章魚的基因來做到隱形的效果,葛蘭克試圖在研發模仿混血營中的大英雄安娜貝斯的隱形洋基帽類似的裝備。

基於沒有任何基礎,他從零開始摸索,基因融合後的表現數值相當不穩,這玩意偶爾會失靈曝露行跡,除非葛蘭克及時修正它。
他不太相信這套計畫會成功,前面他們擊潰的第一大隊與第三大隊的聯盟,是因為他們被Phineas的心理戰給設計了,第三大隊剩餘的殘兵已經不會在上第二次當。

葛蘭克的潛入技巧相當拙劣,但是狼群中沒有第二人能在他的工藝作品失靈時將它導回正軌,還有這個隱形裝置僅是讓人看不見他,不能隱藏氣息,所以他們不可能派遣一個戰士潛入,殺氣很容易被第四大隊的奇坦登察覺。

「狗屁倒灶的爛差事。」葛蘭克悶聲抱怨道,他不習慣成為計畫中的成功關鍵,他不喜歡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盼望他能接下重擔,他從來不是那種人,他厭惡活在鎂光燈下,他對於躲在幕後默默付出更為舒適。

不過就因如此,他不必再保管桂冠,桂冠轉由後方待命的支援人員守護著,畢竟潛入敵營帶著它並非明智之舉。

他從魔法工具腰帶中掏出一只精簡現代深色的手環,並將它緊扣在左手腕上,他開始在做參數的調整,直到穩定後,他開啟了隱形模式。

正如他預期,他整個人成功隱形了,這不禁讓他肩頭上的重擔少了一點,如果此時他走回Phineas眼前說他的發明沒有用,那實在是叫人極度尷尬。

為了不發出太多聲響引起注意,葛蘭克將保護用的鎧甲皆脫去了,就像他平時的模樣,穿著營服和牛仔褲,腰際間繫著魔法工具腰帶,背後尾椎的地方橫放著一把希臘匕首。

 

他拙劣的潛入行動將開始。

鱷魚跟鹿群正在圍攻帶著桂冠的怪物,一頭巨型蝙蝠,蝠翼展開寬達五公尺,有著一口長滿苔蘚的尖牙,牠並沒有一般蝙蝠討喜的外貌,像是從刑獄爬出來的惡靈,臉龐半熔露出白骨,留有的皮膚扭曲畸形,如果有惡魔大概就像這個模樣。

牠的樣貌使頭一回見到的葛蘭克不禁反胃了起來,難道沒有比較上相的怪物嗎?他心中暗忖著。

雖然他早就接受他是半人半神的事實,但他真的不是當戰士的料,他無法面對如此畸形的怪物還能處驚不變,勇猛提起劍向牠發起戰鬥。

他們所處的空曠領域周圍環繞著樹林,極度容易被敵人包圍,西側是鱷魚與少部分鹿群混雜在一起,東側則是克里絲與奇坦登率領大部分第四大隊隊員夾擊著怪物。

他們的戰略地位極容易曝光,但是必須如此才能圍困住怪物,他們不斷射箭阻止怪物騰空飛離,一面有幾個隊員不知道哪來粗大鐵鍊帶著鐵鉤向上拋去纏繞住怪物,試圖將牠從天際慢慢拉往地面。

然而,就如Phineas所言,那些怪物可非省油的燈,巨型蝙蝠不斷從身體底部發射著火的塊狀物,有如燃燒彈一般,快接近地面時會自動迸成小碎塊,接著炸裂開來,這回的戰技遊戲不是普通的難玩。

他們的結盟無法太接近怪物,鱷魚的領袖里德召喚出粗壯的植物藤蔓向上纏繞著蝙蝠,藤蔓佈滿怪物全身,使牠幾乎無法動彈,但牠仍舊激烈掙扎著試圖要掙脫束縛。

葛蘭克穿越樹林,走出樹林的庇蔭,發現他們早就有佈署衛兵在邊界防禦,但是衛兵沒有發現葛蘭克的行蹤,這代表隱形裝置相當成功。

葛蘭克緩慢地穿越守衛,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發出巨響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葛蘭克穿越外圍守備的衛兵後,視野開闊了起來,也離怪物越來越近,對牠的樣貌也愈是清晰。

牠醜陋的程度比葛蘭克預期德還不堪入目,不該存在於世上的生物,就如同該是復仇三女神的手下那般醜陋駭人。

葛蘭克眼見牠奮力試圖掙脫,一面不斷發射冒著火的爆破石塊落下,下方第一排的半人半神高舉有冰箱門大般的羅馬方盾抵禦攻勢,不時有些半人半神從盾牌牆間的隙縫中投擲出羅馬重鏢槍。

雖然怪物面容驚世駭人,但葛蘭克不禁有幾分同情牠,現在就像是緩慢地折磨牠至死,牠的翼膜上有橫斷的箭矢、桿身折半的鏢槍頭,又有鐵鉤從四面八方深鉤進牠的肉體,里德召喚的巨藤不斷縮緊試圖將牠勒斃。他現在驚慌失措,不斷發出痛苦的哀鳴,口延殘喘著試圖拍動自己的雙翼,卻無法逃脫。

「克里絲,我們還沒找到桂冠藏在哪裡。」奇坦登從混亂的戰場中走出,走向第四大隊的領導人克里絲報告現況,克里絲站離混仗有五米遠,在遠方觀察著局勢。

葛蘭克現在離他們極近,他躡手躡腳接近他們,保持適當的距離,以防克里絲身旁的護衛察覺異狀。
 

「偵查員確確實實地跟我報告桂冠在牠身上,不會錯的。」克里絲若有所思地說,一面觀察著怪物,想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葛蘭克也沒見到那醒目裝著桂冠的精緻袋子,如果沒有看見蹤影,是否意味著他們必須殺了牠,從牠體內挖出桂冠……。

「那只剩一個可能了,目標物在牠體內,看來必須把牠剖開來看怎麼回事。」奇坦登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奇坦登的一席話引發了怪物的不滿,怪物張大那張半熔不全的嘴,放出尖銳刺耳的高頻率音波,使得在場的混血人不得不摀住自己的雙耳。

音浪像是一股席捲而來的力量,將眾人向後推倒,克里絲與奇坦登僅是有些穩不住腳,葛蘭克則是踉蹌往後退了幾步,前排跟怪物作戰的半人半神有些被音浪所推倒,有些丟下了盾牌和武器摀住耳朵。

「搞什麼東西,穩重陣線!」奇坦登怒斥著第四大隊的隊員,後者迅速拾起武裝,從雜亂不堪的陣線再度回到井然有序隊形。
怪物似乎沒有多餘的精力再放出一波刺耳的音浪,但仍不斷掙扎著。

這時葛蘭克身後傳來吆喝聲與金屬交擊的鏗鏘聲,聯盟的西方防線在在淪陷,一群混血人跟邊界守衛交鋒,但是不久就被解決了,帶頭是一名戴著藍色馬鬃頭盔身形高壯的混血人,右臂把玩著帝國黃金打造的短劍,帶著一股桀傲不馴的氣勢逼近敵營的混血人。

「是狼群,」克里絲語調緊繃,這是她最不想碰到的情況,「里德,計畫改變,帶著第三大隊去擋下第二大隊,第四大隊的後備部隊會增援你們,替我們爭取時間,也給你們一個洗刷恥辱的機會。」

葛蘭克眼見里德露出猶豫的神情,本以為他們會爭執起來,但是克里絲的最後一句話給足了充分的理由,里德露出笑容,轉身帶著自己的士兵衝向第二大隊,「樂意之至。鱷魚,該換我們去教訓那群小狗了!」

第三大隊發出歡呼,放下手邊工作跟隨著里德朝第二大隊迎擊,第四大隊成員很快遞補上了陣行的空缺。

里德想必知道自己被克里絲所利用,但她沒有跟克里絲唱反調的籌碼,她僅剩不到一半的兵力,克里絲握有整個大隊的兵力。

「詹森,帶五個人去支援鱷魚,注意哨聲。」奇坦登轉向一名本來守衛在克里絲身旁的護衛,克里絲身旁還有四名護衛,包括奇坦登在內,他們各守著一方。

鱷魚加上奇坦登派遣的手下,人數頂多與Phineas所率領的士兵打平,另一半的第二大隊成員由馬可仕領軍,正在靜待時機伏擊。

「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狼群會攻破防線,在那之前我們得撤退。」克里絲對奇坦登說道,一面深鎖眉頭看著怪物垂死掙扎,一面望著第二大隊與自己的手下還有鱷魚正面交鋒。

「牠跟我軍僵持不下,我們只能跟牠打消耗戰,牠總會耗盡精力,時間換取桂冠。」奇坦登板著臉孔,對現狀也不甚滿意。

「我不打算再跟牠耗下去了,拿我的騎兵劍來!」克里絲失去了耐性,奇坦登只能攤開雙手搖頭嘆氣,便把懸掛在背後的武器卸下。「我不認為這事個好主意,太過莽撞。」

「墨守成規無法贏得戰爭,奇坦登你總是太過遵守規定。」克里絲評論道,一面接過武器。

葛蘭克轉頭察看身後的戰線,Phineas在戰線最前方迎戰里德,後者不斷召喚出自然植物向前者發動攻擊,但是Phineas的身手很靈活,里德無法用植物困住他,而且Phineas似乎越來越進入狀況,里德逐漸趨於下風。

但奇坦登與克里絲的交談又把他的注意力導了回來。

 

「我是松拿士的兒子,不鬆懈、嚴守規矩是我的天性。」奇坦登說,松拿士是希普諾斯的羅馬形象,但兩者南轅北轍,希臘版本是睡神,羅馬版本則是嚴厲出名、專門懲治偷懶的人。「隊長,我們也該保護你的安全,雖然這是遊戲,但這是在模擬真實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保護我,不代表該把我關在溫室。我是領導人,理當應該像其他大隊那樣帶領士兵衝鋒陷陣。」克里絲推開奇坦登,走向怪物,絲毫不理會奇坦登的勸阻。「不管你怎麼說,這裡是我做主。」

「尊聽悉便,隊長。」奇坦登嘆了一口氣,讓出了路好讓克里絲離開他們四人護衛的保護範圍。

老團隊的成員任誰都看得出來,奇坦登暗戀著克里絲,只是後者沒有察覺到,說來諷刺,愛神的女兒對這麼明示的暗戀視而不見,是有意還是無意,葛蘭克就不得而知了。

奇坦登跟隨在克里絲身後就像是一個稱職的護衛,他撇頭示意其他三人跟上,葛蘭克也隨即追上他們的步伐。

怪物精疲力竭,飛行高度下降至三米,但時不時從體內排出燃燒爆裂彈的物質,前排的士兵仍舊手持盾牌抵擋爆炸的威力。

奇坦登側耳聽著克里絲在他耳邊低語,奇坦登皺了一下眉頭,但並不打算反駁,「列隊撤離!固定人員堅守岡位!」

此時東側防線爆出吶喊聲,一陣漆彈雨向第一排士兵襲來,帶著紅色馬鬃的頭盔的士兵紛紛從林中奔出,在群體中有一頂藍色馬鬃頭盔鶴立雞群,第二階段的計畫失實了,葛蘭克可不能失敗。

「另一個大隊……。」奇坦登低語,他也見到藍色馬鬃頭盔的出現。

「第四大隊,除了固定人員,全力抵禦東側防線的敵人!」克里絲厲聲下令,除了拉住鐵鍊的士兵,其他戰鬥人員高舉武器吶喊便衝向東方湧來的敵人。

「速戰速決。」克里絲對奇坦登說,自己便朝遠離怪物的方向走去。

奇坦登不情願地撿拾起一面遺落在地上的羅馬方盾,他單膝跪在地,將冰箱門大般的盾牌高舉在頭頂形成一個平台,離怪物不到一米,他隨時可能被身後的怪物發動的攻勢所波及,現在沒有任何士兵持盾保護他的身後。

葛蘭克一眼就看出他們的企圖,但他的任務是靜待良機下手。

克里絲提著厚重的騎兵劍,從她站的位置開始助跑,她將奇坦登高舉的盾牌當成跳板,她一踩上去,奇坦登便使盡全身的力氣將盾牌當作發射台上推,克里絲藉此向前跳躍,騰空在三米高的距離,將騎兵劍揮向怪物。

帝國黃金的劍刃深嵌入怪物那張半熔露出白骨的醜陋樣貌,從中砍入,怪物在接觸到帝國黃金的瞬間發出另一聲痛苦的尖叫。

克里絲並沒有鬆開劍柄,地心引力的緣故,她壓著劍順著地下引力不斷下滑,騎兵劍將怪物的軀體硬生生剖開,怪物因為痛楚更劇烈扭動身軀掙扎,一面從傷口噴出暗色噁心的黏稠狀液體。

下方的奇坦登早已閃至一旁,克里絲一面剖開怪物,一面被切口噴出的黏稠液體潑滿全身。

怪物最後被克里絲的劍剖成兩半,在旁側緊抓鐵鍊的士兵在半途怪物失去意識後就趕緊脫手跑開,加入抵禦東側敵人的行列。

怪物的軀體分離成兩半自空中墜落,克里絲鬆開了雙手,蜷曲了身子,最後她也隨即墜落在地,她從怪物屍體邊滾落,側身翻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葛蘭克見狀奔向倒地不起的怪物殘骸,但是奇坦登搶先了一步,殘骸中露出一角亮紅鑲金邊的袋子,屍體在觸地後沒多久轉化成金色的粉塵隨風逝去。奇坦登拾起表面沾滿金色粉塵的袋子,葛蘭克本以為他會先行去察看克里絲再來取得目標物。

「還好怪物會自動化成粉塵,清理善後的工作不太誘人。」奇坦登走向克里絲,一把拉起跌坐在地上的後者,三名護衛跟隨在奇坦登身後。

「全身沾滿黏液的是我,可不是你。」克里絲笑道,握起奇坦登的手重新站起,「既然我們拿到目標物,差不多該撤退了。」

「難道你不想奪取他們的隊戒嗎?」奇坦登問道,右手拎著那只精緻的袋子。葛蘭克在一旁伺機而動,他繞過後方的三名護衛,接近奇坦登與克里絲之間。

「我們的勝算不大,對付兩個大隊,不,光是要對上狼群的贏面就不大了。」克里絲拿出手帕擦拭掉臉上沾到的黏液,並將本來蓬亂的金色長髮往後梳攏。「鱷魚撐不了多久,我們的人一抽離,他們就會被狼群生吞活剝。如果你有注意到,東側與西側的敵人數目加起來並不到兩個大隊的人數,這意味著不是有伏擊就是後援。」

鹿群上當了,東線戰場領軍的並非其他大隊的領導人,而是葛蘭克所屬大隊的副領導人,馬可仕,他們藉此混淆視聽,讓他們懷疑後方可能會有增援。

但是第四大隊的主力都集中在東側,馬可仕僅帶上半個大隊的士兵就得對上幾乎是整個第四大隊的兵力。
他們的計畫是葛蘭克奪下桂冠引發另一波混亂之際,Phineas率兵突破西側防線,馬可仕由東側夾擊,聯手將第四大隊收拾掉。

「這樣,鱷魚的隊戒會被他們奪去。」奇坦登想要發起反攻,而非防禦,「狼群已經握有一只桂冠,跟兩枚隊戒,再這樣下去會變三枚。」

「如果現在我們跟他們正面衝突,失去的是我們的隊戒與桂冠,更別提絕大部分的兵力。」克里絲並不認同奇坦登的做法,「你知道被狼群圍困的下場,確認桂冠,然後我們撤退,留鱷魚被狼群生吞活剝。」
克里絲並不愚蠢,她知道現在的情勢對他們不利,他們現在擔心倘若被東西兩線夾擊,森林中再出現敵方的後援,必定會全軍覆沒。

Phineas就是想要克里絲陷入這種思維,任何一個明智的將軍此時都不會貿然進攻,除非他們識出敵人的破綻。

第二大隊根本沒有任何結盟,但他們將其他大隊耍得團團轉,讓對方以為他們有兩倍的兵力,事實上這僅是誤導敵方往他們預期的方向設想。

 

「好吧,全聽你的。」奇坦登打開袋子,左手伸進去從中取出了一只純銀打造的桂冠,桂冠白銀的金屬色澤耀眼奪目,「金屬隊對此看來從不馬虎。」

奇坦登對葛蘭克巧手下的作品讚嘆不已,出自他手中當然不會是一般凡夫俗子的等級。

「里德說狼群從大象那奪走的是白銀桂冠,那就代表金色的桂冠還在外頭。」克里絲分析。

「或是早就淪落到其他大隊手上了。」奇坦登抓起桂冠仔細端詳,「應該是假不了,麥珂塔應該沒有惡劣到還要放置贗品混淆視聽。」

「拿來讓我瞧瞧。」克里絲說,奇坦登聳聳肩,準備將桂冠遞給克里絲。

葛蘭克得把握這個時機,奇坦登握著一端,克里絲也伸手準備接過,在奇坦登準備放手之際,葛蘭克伸出他隱形的左手準備將桂冠搶來。

然而,不知為何,奇坦登沒有放手,反而緊握住桂冠向他的方向猛拉。

同時,奇坦登的速度相當迅速,他右手拔劍向葛蘭克的手腕砍去,後者完全沒料到,來不及迴避的葛蘭克下意識退縮收手了,但是奇坦登的劍刃劃過左手腕上他配戴的裝置。

「你在搞什麼,奇坦登!」奇坦登突如起來的舉動使克里絲瞪大眼,覺得莫名其妙,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你變遲鈍了,領導人。」奇坦登瞇起雙眼,眼神銳利了起來,他將桂冠掛在身後,握劍擺出隨時要出擊的姿勢。「我們這裡有不速之客。」

手環裝置的準備失效了,葛蘭克知道。他被奇坦登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了,他往後踉蹌了幾步,但他很快回到狀況裡,他在克里絲斜後,右手迅速從背後抽出暗藏的匕首,趁隱形的優勢消失之前,他繞到克里絲的背後,用匕首架在她的喉嚨上,此時隱形也退去,暴露了他的行蹤。

克里絲還來不及意識到,冰冷的匕首就架在她喉間上了,奇坦登露出戒備的眼神,似乎不怎麼訝異,但他身後的三名護衛露出驚訝的神情,並馬上擺出迎擊的姿勢,開始往側邊散開試圖包圍葛蘭克。

「果然,Phineas的軍犬在此。」奇坦登冷冷地說,「只不過,沒想到他是派你來。」

「退後!」葛蘭克試圖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具有威脅性,但顯然這還有好一段距離。他抓著克里絲的肩膀向後退了幾步,他不想讓第四大隊的士兵包圍他。

「葛蘭克?」克里絲驚訝說道,她沒料到這種潛入行動是他會做的事,他也沒料到,「第二大隊的小伎倆,這樣算作弊吧。」

「隱形的小把戲,不過你的任務失敗了,」奇坦登說,他堅毅的眼神緊盯著葛蘭克,傳達一個明確的訊息,你是在自尋死路,「奉勸你投降,你沒有後援。」

「我的後援包圍了你們。」葛蘭克說,他想要虛張聲勢換取時間,「你們會被狼群與老鷹擊潰。」

「那也要Phineas有辦法突破鱷魚的防線,拉爾蒙跟里德會讓他忙上好一陣子,屆時我們也早就遠走高飛了。」奇坦登冷哼了一聲,這點威嚇無法嚇唬他。

「沒有你們的隊長,你們哪裡都不能去。」葛蘭克說,便把匕首架得更緊。「你不會想讓她受到傷害對吧,奇坦登?」

「我一個箭步就能把你拿下了。」奇坦登似乎有些被激怒,他再度瞇起雙眼打量著葛蘭克,其他三名護衛維持高度警戒,「如果你動我們的隊長一根寒毛,我保證會把你宰了。」

葛蘭克其實也不知道接下來他該如何示好,此時他的救星及時出現,藍色馬鬃出現在他的視野裡,後方有兩頂紅色馬鬃跟著朝他的方向奔來。

「儘管試試看吧,奇坦登。」熟悉的聲音出現,伴隨著武器交擊的鏗鏘聲,增援到了。

「馬可仕……老鷹根本沒和你們結盟。」克里絲瞪著戴著隊長象徵的頭盔馬可仕,她很明智地不選擇輕舉妄動,此時葛蘭克的匕首緊架在她的喉嚨上。

「不,他們正在不遠的地方解決犀牛,等會他們就會來跟我們匯合了。」馬可仕沒打算讓他們看出破綻,「不過不用他們出手,屆時你們早就是我們的手下敗將。早點投降,我會告訴Phineas,讓他對你們仁慈一點。」

「哼,他的軍犬還是乖乖回去別來討打吧。」奇坦登提起腳根向馬可仕揮劍,後者跟前者的短劍在空中互相交擊。

葛蘭克眼見挾持克里絲無法嚇阻奇坦登別輕舉妄動,他打算改變計畫,改變先行奪下的目標物。

葛蘭克鬆開按壓在克里絲的左手,一把扯下了她頸肩懸掛隊戒的皮繩,但也就是此舉動使克里絲得到空檔可以反擊,匕首尖端一離開她的喉間,克里絲立刻用手肘向後推開葛蘭克持劍的右手,連帶的匕首也因此掉落。

克里絲毫不客氣,她立即轉身提起右腿往葛蘭克毫無護具的胸前給他來了一記斯巴達踢,戰鬥靴的力道使葛蘭克整個人踉蹌往後倒地,葛蘭克的左手握著雄鹿的戒指倒地,手掌微微張開。

葛蘭克的腦袋在毫無緩衝下,直接撞擊地面使他有點暈眩,他在搖晃的視線中看到,跟護衛纏鬥的增援雙膝跪地,雙手抱頭背在後,奇坦登則踩在馬可仕的身上,馬可仕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他與馬可仕失敗了,此時他聽到哨音,奇坦登正在吹著奇怪的哨音。

「沒有Phineas,你們無法打敗我們。」這回換成克里絲拔劍抵在葛蘭克喉上了,她的臉上泛起笑容,她在嘲諷葛蘭克,「伎倆不錯,但是這是徒勞無功。」

「該把我的東西還來了。」克里絲從葛蘭克手中將戒指拿回,她露出惋惜的語氣,「可惜我們不能留下來陪你玩,你的隊長快趕來了,好好睡一覺等他來吧。」

語畢,他就被劍柄敲暈了。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回,葛蘭克被強力水柱直沖臉醒來。

強力水柱將他從暈厥中冷醒,他上半身猛然坐起,圓睜雙眼,重新讓自己適應光線與對焦。

「你終於醒了,白雪公主,這裡沒有蘋果或王子的吻讓你選擇。」那戲謔的語氣正是他標誌性的特色,葛蘭克的隊長,第二大隊的領導人,海神之子,Phineas正俯身看著躺倒在地的他,並挑起眉毛。

「咳……戒指。」葛蘭克急忙將嗆進氣管裡的水用力咳出,他實在很不喜歡這種方式醒來。

「他們逃了。」一旁蹲坐在地的馬可仕沒好氣地說,一臉懊悔,士氣低迷。

「那只是個嘗試,別把它放在心上,馬可仕。」Phineas安慰道,他似乎對任務失敗感到無關要緊,沒有譴責,僅有平常戲謔的口吻。「你們是打算在這耗一整天懊惱,還是要趁最後一點時間跟我去踢其他大隊的屁股?」

葛蘭克跟馬可仕一樣,羞愧,覺得辜負了自己隊長的期望,他應該要做得更漂亮,或是在別的時機下手,這樣第四大隊跟桂冠就不會從他們的掌心溜走。

「別譴責你們自己,是我太慢跟你們匯合。」Phineas說,他從環繞在頸上的皮繩捏起一只鱷魚的戒指,「里德跟拉爾蒙聯手變得相當纏人,一石三鳥實在太過貪婪,這只是個嘗試,我們的行動有所斬獲就好。」

「振作起來,去集結軍隊,檢討什麼等遊戲結束再說,有一個冠軍等著我們去拿。」Phineas拍了馬可仕的肩頭,後者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馬可仕起身往其他士兵走去。

「你在等什麼?」Phineas盯著跌坐在地上的葛蘭克,「這裡沒有王子的吻,況且你已經醒來了。」

「拉我一把吧。」Phineas伸出手臂拉起葛蘭克,葛蘭克幾乎都忘記他的手勁多強烈了,他不用出任何力氣就被Phineas一把拉起,「這裡不就有一個大海的王子嗎?」

「很好笑,少拿這個揶揄我。」Phineas冷哼了一聲,「我寧可去親卡厄斯的屁股,也不要親你,親你大概只會被噴得滿臉機油。」

「你也別在濫用你的天賦用這種方式把我叫醒。」葛蘭克抱怨道,他十分厭惡Phineas使用他操縱水的能力把冷水潑在他臉上,他沒有一次不是嗆醒的。「你應該把它運用在遊戲上,而非你惡趣的小伎倆上。」

「不,你知道我有我的原則。」Phineas收斂起玩世不恭的態度,變得有些肅穆。

「這是份禮物,你父親也無法收回的禮物,你應該更常使用,把它運用到極致。」葛蘭克早認為Phineas身為海神之子身來賦有的天賦在將來會扮演影響戰局重要的角色,但是Phineas總是能不使用就避免,他痛恨他的天神父親,但葛蘭克認為這是份厚禮,並非詛咒。「你不該逃避你的本質。」

「我沒有逃避,我不會把它用在遊戲上,逼不得已我才會喚醒它。」Phineas露出銳利的眼神,葛蘭克知道談及他的天賦正是遊走在他的底線邊緣。「我不會靠我那混帳父親給我的天賦去贏得其他人的尊重,我只用一般混血人的方式贏得榮耀與名聲,就像在羅馬軍團一樣。」

Phineas不喜愛運用他的天賦最大的因素是,他想要其他人把他當成一個混血人,而非三大神的兒子、海神之子,因為父親賜予的天賦才能擊敗他人,所以他在羅馬軍團極少展現他的天賦,除非被局勢所逼。

「遊戲是在模擬實戰,你該多練習運用它。」葛蘭克還是認為Phineas一再想否定他是海神之子的身份,他知道他還籠罩在軍團唾棄他的陰影之中。

「我一點也不生疏,但是我絕對不會用上它在營內的比試,必要之下我會絲毫不客氣地使用它。」Phineas掉頭走掉,但走沒幾步他又停下了腳步,「我要世人記住,我是Phineas,而不是海神之子。」

「你要站在那一整天,還是跟我走?」Phineas微慍怒的情緒退去,回到平日的語調,「我是不介意再用水柱把你沖醒一次,畢竟那每次都很有效又有趣。」

「你說的算,隊長。」葛蘭克很高興這尷尬的氣氛被Phineas化解了,他嘴角勾起一抹淺笑,便跟上狼群領袖的腳步,朝他們的軍隊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