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西河的河水自北方森林蜿蜒繞過城市,最終匯流於大隊營房與競賽場之間,形成天然湖泊。一支細小的支流會繼續往東南方流去,提供金屬隊鍛造爐冷卻的水源,在南方的山壁下匯集成另一個小湖。

競賽場上佇立一座十五米高的瞭望塔在湖畔旁,比賽的裁判負責在塔上監控戰技遊戲進行時的情況,研究隊的偵察機不時穿梭在競賽場之間,監控全場狀況,以防情勢失控。

 

半人半神正在瞭望塔前集合,各大隊人馬各自集結,正忙著檢查身上的裝甲。營T外換上全套戰鬥冑甲,希臘式與羅馬式武裝交雜於其中,各個成員戴上紅色馬鬃的頭盔,也有人背上弓筒,其中不乏有槍枝的出現,不過那是漆彈槍。

營區自行改良的漆彈設備是量身為混血人所打造的,漆彈槍經金屬隊改良後更像現代武器,操作較接近他們平日所操練的槍枝,外型看來是黑色的小型步槍,操作和使用步槍差不多。

打下去有如鎮暴彈的效果,只不過沒那麼強,但足以讓敵人不敢再往前踏一步。戰技遊戲時他們會將漆彈槍的速度調到最低,打起來依舊比市面的漆彈打到還痛,多少會留下瘀青,對此愛神的小孩可是怨聲載道。

 

麥珂塔身負青銅胸甲,白色鑲嵌紫邊的披風在後翻騰,腰際掛著一只精緻打磨過的大羊角。羊角外圍金屬薄膜輕覆於上作為點綴,使持有者較能握穩。麥珂塔將號角自腰中卸下,湊近到嘴邊,吹響洪亮的號角聲,象徵遊戲即將開始。

不單只有混血人聚集在瞭望塔前,神話生物幾乎比參賽者還多,環繞在混血人隊伍的外圍,自然精靈正在跟方恩、羊男、半人馬進行下注,賭今晚誰會贏得冠軍。

水精靈坐在湖畔遠眺聚集的混血人,指揮官見狀就向他們走去,臉上的神情嚴肅。

 

夜幕低垂,眺望遠方的山丘,天空有如染布殘留著一小塊紫紅色,逐漸被夜晚的深紫色的天際吞沒,半人馬手持著火炬照亮四周,寥寥的星光逐漸轉為熠熠的群星。這時指揮官望回走,在他身後水精靈一臉失望。

各大隊成列隊排列,大部分都已陸續完成著裝,領導人與副領導人站在大隊隊伍前方。

半人馬在隊伍間來回走動,打漆彈可是他們的專長,但指揮官沒批准他們下來參與遊戲。

八位獨眼巨人與麥珂塔並肩站在瞭望塔前,戈帝自一旁小跑步出場,加入麥珂塔他們的行列。戈帝向後肅然站立,用前蹄重擊地面,引起半人馬群的注意,一面吆喝,將他們趕出混血人的隊伍。花上了好一段時間,半人馬現在圍繞在第一大隊與第七大隊外圍。

 

Phineas肩上扛著漆彈槍,一派輕鬆,頭綁迷彩頭巾,試圖讓他淺棕摻金的短髮不那麼突兀,可惜他到哪裡都很顯眼。

他檢視各大隊的情形,經過山德身旁給了他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加快腳步確認第六、七大隊。

山德可不認為他帶有半絲善意在其中,而且許多大隊誤以為第五大隊已經與第二大隊結盟。事實上並非如此,Phineas未跟他提起隻字有關結盟的事,但在其他領導人面前又沒有駁斥,反而演得像他們已經私底下串通好了,檯面上只是裝作沒有這回事。

這回真的害慘了第五大隊,因為其他大隊早已形成結盟,並且提防著第五與第二大隊。

 

Phineas走向前方,舉起漆彈槍朝空中射擊,引起全營注意,他洪亮的聲音喊遍全場,「希臘羅馬營!」

全場肅靜,Phineas將漆彈槍扛回肩上,接過麥珂塔遞給他類似擴音器的控制裝置,他握住它開口道,「歡迎來到今晚的壓軸──戰技遊戲!」

講到戰技遊戲Phineas刻意提高音量,立刻引發熱烈的迴響,不分混血人或是半人馬,皆發出歡呼。

戈帝清清喉嚨,示意大家稍安勿躁,Phineas站到旁側,漆彈槍靠在肩上,一副悠閒。戈帝重重跺地,促使群眾安分下來。

「現在要來講解今晚大隊對抗的規則,請各位仔細聽清楚,今晚的規則有些繁瑣。」Phineas說,「今晚採積分制,得分方式分為兩種。第一種,場內有三隻怪物身上綁著一只紅色鑲金邊的袋子,袋子中裝有金色的桂冠與銀色的桂冠;金色的桂冠僅有一個,持有至最後計分時是三分,另外兩個是銀色的桂冠,單一一個是兩分。」

「各大隊會得到一個收訊器,去追蹤這些怪物的動向,但當然頻道要運用上你們平時的訓練才能對上。」Phineas彈指,除了帶頭的獨眼巨人莫斯外,其他七位獨眼巨人滿覆手繭與傷疤的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一組精細的小型收訊器,簡易的耳機上有一段天線,耳機以相連線段接至一個約莫五吋大的操控面板上。

獨眼巨人上前,將收訊器交給各個大隊通訊裝置的負責人,接著他們回到原先的列隊中,用唯一的獨眼看著半人半神們。

「訊號是由桂冠發出,也就是說訊號無法關掉,會不斷持續發送訊號出去讓其他大隊知道你們的位置。」Phineas臉上勾起一抹淺笑,彷彿認為這很有趣。某些成員從列隊中發出抗議與抱怨,這次的大隊對抗難度比以往還要艱鉅。「這也就是要模擬真實任務中可能會遭遇到的狀況,得到目標物並不代表完成任務,能保護目標物到目的地,才叫完成任務。」

Phineas的說詞讓抱怨與抗議聲逐漸式微,這本來就是他的用意,所以他才找莫斯設計成這樣,不管用什麼辦法他們都無法隔絕或關掉訊號。

「不要嘗試投機取巧,如果你們想關掉訊號,不如好好運用腦袋去規劃怎麼擊退你即將遭遇的敵人。」Phineas話中有話,暗指想關掉訊號是白費工夫並且會自討苦吃。「第二種計分方式,就是擒拿各大隊的領導人。」

Phineas露出燦笑,他讓遊戲變得十分有趣。

 

Phineas取下自己手上的狼印戒指,舉高在空中,「就各位所知,每個大隊領導人都有佩帶自己大隊象徵的戒指。搶分很簡單,就是想辦法擊倒該大隊領導人,並奪走戒指。」

他請莫斯遞給他一條皮鏈與藍色馬鬃的頭盔,他將戒指滑入皮鏈中,並戴在自己的頸間,接著戴上藍色馬鬃的頭盔。「每位領導人必須像我現在的樣子,將自己的戒指佩戴在頸間上,換上藍色馬鬃的頭盔。該大隊所屬的印記僅能佩帶在領導人身上,若是從他隊搶奪來的並不在此限制中。持有一枚戒指即是一分,自己大隊原有的戒指也算數,只要最後沒被搶走。」

「不管是桂冠還是戒指,只要在時間內都可以從他隊身上搶奪過來。積分累積至領銜者麥珂塔最後吹起三聲號角為止,最後一聲號角結束時代表遊戲結束,不得再有任何搶奪積分的動作,若有違反者,該大隊以零分計算。」Phineas眼看營員面露難色,遊戲難度高,當然,因為他們接下來要面對的情況遠比遊戲還棘手。「不論以哪種方式獲得積分都不易,請各位發揮自己的靈活的腦袋與身手。這場遊戲難度提高甚多,但是這是真實你們可能遭遇到的狀況,我們講求團隊合作、分工、靈活運用戰術,還有人際交互關係皆會影響最終的結果。」

「記住,敵人往往不僅是在你眼前而已。」Phineas意味深長地說,留給個人自行解讀。「各位領導人請更裝,該把時間交還給裁判了。」

領導人紛紛上前領取皮鏈與藍色馬鬃的頭盔,Phineas則把漆彈槍倚靠在他羅馬式的盔甲上,大步走回第二大隊列隊的前方。

 

「各位英雄,歡迎來到戰技遊戲,我與半人馬群首領戈帝將擔任此次的裁判。」麥珂塔與戈帝向前一步,宣告他們是裁判,「剛才已經聽過指揮官講解此次的規則,我在此做幾點詳細的補充。針對搶奪大隊象徵戒指,我們要求領導人將戒指懸掛在頸部,是為了避免在遊戲途中造成肢體分離的情況。若是維持原樣配戴在指上,恐怕有人會想連戒帶手指一併砍下,雖然我們要求盡可能模擬實戰,但這終究是模擬,你現在的敵人是你未來的戰友。如果現在讓各大隊領導人肢體分離恐怕會造成我們的困擾,所以請不要蓄意對任何成員造成永久性的致命傷害。」

「各位領導人也請不要違反規定,自己大隊的戒指必須在該隊領導人頸上,除非自己大隊的戒指被奪走後再奪回時,領導人不在,就必須由副領導人代為執行。再次警告各位營員,不要投機取巧,我會用全像偵察機監控各大隊的一舉一動,違者該大隊立即失去遊戲資格。」麥珂塔手指著在競賽場穿梭的飛行偵察機,語調嚴肅。「將偵察機刻意擊落也同樣違反規定,不要以身試法。」

麥珂塔語畢就往一旁退去,戈帝接續規則說明。

他粗獷的聲音響遍競賽場,一面在各大隊前方來回用馬蹄走動,「半人半神,我是半人馬群首領戈帝,非常榮幸能擔任此次裁判,我負責各位的維安安全部分。遊戲規則很簡單,嚴禁蓄意造成不可逆的重度傷害,違反以上規則,一律嚴懲!」

戈帝深色的眼眸掃過全場,似乎在尋找哪個調皮鬼膽敢破壞規矩。

戈帝又站回中央,「比賽期間會有獅鷹獸負責搜尋傷患,嚴禁對牠們施予攻擊,獅鷹獸葛萊芬帶走的傷患隨即失去參與遊戲的資格,請各位深思後再做出決定,獅鷹獸葛萊芬會尊重各位的決定而行事,後果必須自行負責。」

「半人馬同樣也會在比賽期間充當後端支援,但我的族人嚴禁干涉混血人的遊戲,今晚是混血人的對抗賽。」戈帝加重語調,警告他的族人不得干涉遊戲,半人馬群極度想參與遊戲,但是當他們的首領祭出嚴重的警告時,最好去旁邊跟自然精靈下注與觀賽。

「各位參賽者都明白今晚的規定了嗎?」戈帝提高音量。

「清楚!」參賽者一齊回應。

 

「接下來會有十分鐘預備時間,請各大隊領導人帶開前往起點,號角響起時遊戲正式開始,祝各位好運。」麥珂塔做了結尾,便與獨眼巨人一齊前往瞭望塔。

 

 

今天大概是第五大隊最不被受幸運之神眷顧的一天。

山德抑鬱的神情一同掩罩在頭盔下,第五大隊在他身後成兩縱隊前進。他的副手之一,愛達羅在他的身側,肩後背著一支羅馬式重標槍,一面關注其他大隊的動向。

愛德羅的身高跟山德幾乎能並肩,她不似山德那麼高冷疏遠他人,她跟第五大隊的關係比起山德更加緊密。愛達羅有一頭火紅色的鬈髮,但臉上總掛著平易近人的笑容,也跟大隊上年紀較小的孩子相當合得來。

她湊到山德耳邊,跟大隊縱隊拉開了一點距離,她僅用他們兩人能聽見的音量說,「我們並沒有跟第二大隊形成結盟對吧?」

「是,Phineas對結盟隻字未提。」山德回應,語調中沒有透露他的無奈。

「但是其他大隊都以為我們兩大隊形成結盟,」愛達羅看得出他隊長試圖隱藏的情緒。「他們現在都特別提防著我們。」

言下之意就是第二大隊使第五大隊陷入困境。

 

「嗯,」山德沒有多加評論,「其他的結盟呢?」

愛達羅在晚餐時就已到處閒晃打聽消息,但是遊戲當前,大家晚餐時的談話不一定全然是真的。第二大隊也是趁晚餐之際讓其他人以為第二大隊跟第五大隊結盟,然而戳破第二大隊的詭計不盡然對第五大隊有好處,相對的壞處並沒有就此減少。「第六大隊跟第七大隊同盟,看起來算穩固。」

「不意外,但這會讓情況有些棘手。」山德心知肚明,第六大隊的羅肯納兄弟一聯手就會讓情勢變得艱鉅,第七大隊的爆破雙人組,肯達特與領導人薩多姆也是同樣叫人頭痛。第六大隊與第七大隊先前早已有多次聯手的經驗,羅肯納與爆破雙人組的組合更是讓情況雪上加霜,更難以突圍。

「第一大隊、第三大隊、第四大隊同樣形成同盟,但似乎並非坦然面對彼此。」遊戲結盟本來就是一場賭注,畢竟分數是自己的隊伍各自計算,一旦聯盟中的友方綻露出劣勢,結盟可能瞬間瓦解,劣勢的一方容易被其他大隊像餓狼一般撕裂。

同盟隨時有可能反動變成敵方,戰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真正的遊戲早在麥珂塔吹響號角前就悄悄展開。

「克里絲不會跟我們結盟是確定的,」山德想起昨天下午指揮官把他們兩人叫去討論機密事件時,Phineas那時就已經誤導克里絲相信他們結盟了。「不能讓其他大隊發現我們落單沒有結盟。」

愛達羅瞭解她隊長的意思,如果其他大隊知道第五大隊勢單力薄,必然一開始會將火力對準第五大隊。「照著第二大隊的套路繼續誤導其他大隊。」

 

第二大隊的誤導也不全然對第五大對沒有利可言,七個大隊中,最難以捉摸的非第二大隊莫屬,他們的領導人Phineas特愛不按牌理出牌,所以大家總是特別提防第二大隊。如今其他大隊確信第二大隊跟他們結盟,換而言之他們不敢貿然對第五大隊進攻,不論聯盟的真偽是何。

但山德寧可找一個名副其實的穩固結盟,這個表面上虛假的聯盟還是跟Phineas有關,讓他不覺得有佔到多少優勢可言「我們沒有同盟軍,所以火力不要分散,一面要假裝跟第二大隊是同盟。」

「隊長,那我們該追擊桂冠還是擊潰其他大隊?」

「先以桂冠為主,路上碰上其他大隊再應變。」山德平靜地說,「我有預感,奪取桂冠可能必須動用到不只一個大隊的人馬。」

「我把戰略傳遞下去。」愛達羅往山德身後跑去,先是跟另一個副領導人交頭接耳,後來才開始穿梭在縱隊中跟隊員交談。

 

山德瞥見描繪狼的旗幟在風中飄動,七個大隊呈半圓形圍繞著瞭望塔,每個大隊之間隔了十米的距離,往前不到一百米就能進入森林的掩護,各個大隊各懷鬼胎盯著彼此的動向。

第二大隊這次在比鄰於第五大隊,他們看似一點也不擔心,反而情緒高昂。

Phineas相當有自信地在自己的大隊前排來回走動,他對自己的大隊精神喊話,音量大到其他六大隊都能聽見,紛紛轉頭注目他們。「我們是誰?」

「第二大隊!」第二大隊的隊員齊聲喊道,這是他們策略之一,先讓戰友的士氣升高,抵損對方的鬥志。

羅馬共和時期最大的外患──凱爾特,他們擅長用此計,讓他們自己打仗起來像瘋子,但到最後依舊不敵羅馬,被凱撒打敗。

「告訴他們誰會贏!」Phineas故意將音量再次提高。

「第二大隊!」整隊的士氣被隊長一夕間點燃,他們的情緒更加激動。

「為什麼我們會是冠軍?」但Phineas可沒打算就此罷手,他瞥見其他大隊的神情,得意地輕笑。

「因為我們是第二大隊!」雖然其他大隊早就聽膩了這套,但是效果十分顯著,第二大隊的士氣瞬間升高。

其他隊長看到自己的隊員受影響,紛紛安撫他們的情緒,但效果有限,第二大隊擅長在開戰前玩心理戰藉機挫挫其他對手的銳氣。

 

 

山德展現出一副自信十足的架勢,以來掩蓋他的憂慮,第二大隊方才經Phineas的精神喊話後士氣大振,其他大隊的鬥志顯得被第二大隊消磨掉。

凱爾特民族的方法,山德思忖著。他再熟悉不過的羅馬文化中的一環,共和時期羅馬最大的外患非凱爾特人莫屬,在羅馬人眼中他們是野蠻人,然而凱爾特民族是驍勇善戰的戰士,令羅馬士兵聞風喪膽。

 

凱爾特戰士體格高大壯碩,肌肉結實,他們作戰策略也令羅馬人感到不適,凱爾特戰士總是喜歡衝到最前線與敵人單挑,在開戰前他們會使盡渾身解數嘲罵、羞辱對方,或詠唱讚美祖先的英勇事蹟與誇耀自我能力的歌謠。

接著為了提高他們自己的士氣,會吹起號角,並且以劍敲擊盾,發出巨大聲響,當整個軍隊士氣被激發他們就準備開戰。

凱爾特戰士作戰時只能用瘋子來形容,忘我地和羅馬軍隊交戰,狂妄的氣勢,讓他們獲得瘋子的稱號。

還有一個更可怕的理由讓羅馬人如此畏懼,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習俗,當凱爾特人打勝戰,就會砍下被殺死的敵人首級,並帶回自己的部落收藏。

後來凱撒大帝西征高盧地區,日後凱爾特民族的威脅就消失無蹤。凱爾特戰士注重個人作戰,這也是他們的弱點之一,加上凱撒大帝是著名的軍事家,儘管最後一戰──阿萊西亞戰爭(註),羅馬和凱爾特的比數是五比三十六,凱爾特人終究敗在羅馬人腳下。

山德搖搖頭,從自己的羅馬歷史中回過神來,他為了要減少Phineas對他們隊員的影響,他同樣也對他們精神喊話,「第五大隊!今晚冠軍歸我們莫屬,其他大隊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們擊潰他們!」

 

第五大隊的人發出吼聲回應,有人舉高漆彈槍,不甘讓第二大隊這麼輕易打擊他們的士氣,山德瞥了一眼Phineas,後者露出「等會走著瞧」的神情。

事情從來不會這麼簡單。

 

瞭望塔旁,一名半人馬吹響注意的號角。戈帝與麥珂塔站在瞭望塔上,戈帝用廣播器以他渾厚有勁的嗓音宣布,「英雄們,遊戲開始!」

麥珂塔高舉金黃色的號角,並且吹響它,黃金號角的音色與以往宣布比賽用的號角更低沉更莊重,三聲連續的號角聲響遍全場。

爭奪戰拉開序幕。

 

《第三章完》

 

◎阿萊西亞戰爭(Battle of Alesia):發生於公元前52年9月,高盧地區的阿萊西亞。世界著名的高盧戰記(拉丁文: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最後關鍵的一役就是阿來西亞戰爭,也是高盧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大規模且具有組織性地對抗羅馬人的侵略。由羅馬共和國的凱撒大帝率兵攻打由高盧阿維爾尼部落首領的維欽托利(拉丁文:Vercingetorix)為首的凱爾特高盧陣線,儘管羅馬人與凱爾特人的比數懸殊,最後仍由羅馬共和國取勝,高盧也正式被羅馬共和國納入版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