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莫德斯  Commodus 羅馬帝國第十八任皇帝

康莫德斯 Commodus

By 官方繪師 Viria

 

Commodus

 

推進到第二集闇黑預言,三巨頭中的第二位邪惡古羅馬帝國皇帝現身,他瓜分到美國中部,並以印第安納州為據點。

不似前一位暴君皇帝尼祿(Nero),康莫德斯(Commodus)體魄健壯,更加嗜血殘暴,或許他本來不會走上這條以鮮血鋪成的帝王之路,接下來從歷史的角度看看康莫德斯變質的執政。

 

Commodus

   

康莫德斯,全名:盧卡斯•奧里略•康莫德斯•安東尼諾斯(Lucius Aurelius Commodus Antoninus),羅馬帝國第18任皇帝,羅馬歷史上有名的暴君之一,在位中後期性格轉而殘暴嗜血、獨裁專政,不理政務放任身邊近臣擅權,生性多疑,經常以莫須有罪名剷除元老與近侍衛長;荒淫驕奢,過份沉溺於角鬥士比武,自詡為神。

 

Commodus   Denarius of Commodus

Commodus

 

 

身家

康莫德斯在公元161年8月31日出生於羅馬城附近的拉魯維烏姆(Lanuvium),他的父親是羅馬史上有名的賢帝,也是五賢帝(Five Good Emperors)中最後一位,被認為是最偉大的賢帝──馬可•奧里略(Marcus Aurelius),羅馬帝國第17任皇帝。康莫德斯出生時正是馬可•奧里略在位之時,也是第一個皇帝Born in the purple(註1),康莫德斯之上原先有兩位雙胞胎兄長,但卻相繼早夭逝世,因此體格強壯的康莫德斯成為馬可•奧里略唯一的獨子。

最睿智的賢帝馬可•奧里略卻沒有遵照五賢帝的不成文傳統,傳賢不傳子,他執意欽點自己的親兒子康莫德斯為他的繼承人。

康莫德斯在5歲時就已獲得「凱撒」的名號;15歲時成為執政官(Consul),羅馬歷史上最為年輕的執政官;17歲時獲得「奧古斯都」的頭銜,與父親成為帝國的共同統治者。

馬可•奧里略極力栽培自己的兒子,除了招攬名師,也帶著他參與日耳曼戰爭,以利提升他在軍中的聲望。

 

哲學教派的分歧

有人說他父親馬可•奧里略留給世人的印象有多好,世人對康莫德斯的評價就有多差。馬可•奧里略在康莫德斯小時候的管教就相當嚴格,康莫德斯的父親是很有名的斯多噶主義者,但逐漸成年的康莫德斯並沒有選擇跟父親一樣的道路。

他選擇伊比鳩魯派的享樂主義,強調遠離責任和社會活動。伊比鳩魯認為,最大的善來自快樂,沒有快樂就沒有善,人們不應該過分克己,而應該正大光明地去追求快樂。不過,伊壁鳩魯也說,這種快樂應該是正面的、積極的快樂,而不是驕奢荒淫。

但他過份的享樂最終還是走向驕奢荒淫。

 

登帝

公元180年3月17日,羅馬偉大的君主馬可•奧里略因瘟疫病死於第二次日耳曼戰爭的前線,20歲的康莫德斯成為帝國的唯一皇帝。但他並不贊同父親對戰爭的看法,他厭惡戰爭的辛勞,加上他對征戰興致缺缺,於是放棄將波希米亞列入帝國行省版圖的念頭,他力排眾議與敵人談和,並放寬停戰和約,帶兵返回羅馬城,至此之後,他未曾再發動大規模的對外戰爭。

在獨立執政的起初三年,仍舊延續前朝的體制與精神,仰賴著父親奧里略留給他的賢臣們支撐著羅馬帝國的運作,康莫德斯對國家政務相當不感興趣,於是交由寢宮侍從長薩特勒斯(Saoterus)代為處理政務,而薩特勒斯正是先帝留給兒子的賢能智士之一。

 

性格驟變

公元182年發生了一件使帝國走下坡的暗殺事件,康莫德斯在回皇宮的路上被一名刺客襲擊,刺客手握匕首一面大喊:「這是元老院的決定!」,這句話深深烙印在康莫德斯腦海中,因為這一喊使他意識到有人要刺殺他,另一方面也埋下他日後誅殺元老的近因。

就因為一句叫喊喚起皇帝與近侍衛軍的警覺,他們生擒刺客,刺客的身分正是一位元老院的元老、皇帝的表兄弟渥米狄烏斯•庫瓦特拉托斯(Ummidius Quadratus),然而這一切的主謀是較皇帝年長十餘歲的親姐姐魯希拉(Lucilla)在背後操盤。

康莫德斯的姐姐魯希拉自母親去世後,就成為羅馬帝國中唯一享有「奧古斯塔」稱號的女性(註2),由於聽說自己的弟媳懷孕,出於嫉妒便打算趁自己的弟弟地基未穩固除掉她,扶植自己的丈夫龐培亞努斯(Pompeianus)成為新皇帝,藉此一來她就能獨享奧古斯塔的尊稱。

然而,魯希拉的第二任丈夫龐培亞努斯並沒有參與其陰謀,龐培亞努斯也是先朝遺留下來的賢臣,康莫德斯也相當仰賴的才智。

刺客被宣判死刑,而魯希拉被流放在外,幾年後也被皇帝賜死,但是康莫德斯並沒有牽連毫不知情的龐培亞努斯,他並沒有被蒙蔽雙眼。

因此康莫德斯對於國家政務感到倦怠,同時皇帝痛失薩特勒斯,後者被佩倫尼斯(Sextus Tigidius Perennis)暗算,但皇帝並不知情,於是將權力全權交由他的近侍衛長佩倫尼斯代為處理,自己投身於狩獵遊憩、角鬥士比武中。

刺殺給他帶來極深的不安全感,使他開始變得多疑、捉摸不定,時常懷疑元老院高層企圖對他發動陰謀刺殺,使他跟元老院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劣。

 

帝國轉衰

佩倫尼斯為了掌權,途中殺害暗算了不少維繫帝國和平局面的賢士,佩倫尼斯在擔任近侍衛長時雖然無情而且雄心勃勃,但並沒有個人腐敗仍然維持著帝國的和平。

西元184年,大不列顛行省因為鎮壓地方的起義使軍團叛變,部隊擁立長官普里斯克庫斯(Priscus)為他們新皇帝,佩倫尼斯順利地平息騷動。

但有人覬覦著佩倫尼斯掌握大權,原本是康莫德斯最深受喜愛的寢宮侍從長克里安德(Marcus Aurelius Cleander)使康莫德斯質疑佩倫尼斯的忠誠,最終佩倫尼斯被皇帝下令處決,而克里安德取代了佩倫尼斯近侍衛長的職位,不僅如此,克里安徳正是公元182年殺死薩特勒斯的兇手,並取代他成為康莫德斯的寢宮侍從長。

但克里安德沒有延續佩倫尼斯維繫的和平,反而引領帝國走向衰亡。

他獨攬大權,私自販售官職來中飽私囊,曾經一年出現過25位執政官的亂象;公元190年6月,由於克里安德擅自挪用免費發放給公民的小麥到市場販賣,造成首都的糧食短缺,引發人民上街抗議。

康莫德斯眼見情勢難以平緩,加上情婦瑪西婭(Marcia)的說服下,便將克里安德交給憤怒的群眾,並下令處死克里安德。

 

驕矜墮落

康莫德斯相當自視甚高,但他實質上頭腦簡單、生性怯弱,容易受人擺佈,加上父親過世,眼下已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攔他的意志。他不理朝政,將國家大事全權交由自己的親信處理,自己沉溺於狩獵吟遊,熱衷於角鬥比賽。

角鬥士在羅馬帝國的地位相當低,他們是奴隸,以生死為賭注來取悅觀眾,更別提一個權高位重的皇帝怎麼能夠自降格調從事這種低俗身分的比賽。

康莫德斯一心一意要成為當世最偉大的角鬥士,不斷鍛鍊自身的武力,加上他本身的驕矜自大,他自詡為神,號稱自己是海克力斯的兒子,狂妄自大變得日益嚴重,甚至將元老院的權力架空,變得獨裁專政。

殘暴嗜血逐漸成了他的性格,他在角鬥比賽中習慣殺死對手,一開始民眾對於角鬥比賽的娛樂相當滿意,但元老院不斷耗盡財力去養皇帝的嗜好,到後面變成皇帝必須跟人民徵稅以來維持競技場的娛樂。康莫德斯走火入魔的嗜好不僅讓財政赤字危機再現,競技場從各地引進奇珍異獸以滿足皇帝殺戮的慾望,人民逐漸發現皇帝愈來愈深陷自己的瘋狂之中。

西元191年,羅馬城發生一場損失慘重的大火,藉此機會,在隔年康莫德斯宣稱自己是新的羅慕樂(Romulus),並以自己的名字重新命名羅馬城,不僅如此,還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人民與每個月月份的名稱。

 

濫殺無辜

康莫德斯的姐姐魯希拉對他的暗殺產生日後重大的陰影,康莫德斯變得更加多疑,時時刻刻懷疑有人在背後涉嫌要殺害他,加上他殘暴乖張的性格,他一時的瘋狂再起,就會下令將他所懷疑之人處決,因此帝國上層階級陷入恐怖統治的氛圍之中。

最讓人痛心的莫非是昆提良家兄弟,馬克西穆斯和孔狄亞努斯,他們在馬可•奧里略在世之時是驍勇善戰的將軍,高尚的品德、友愛被奧里略十分看重,他們都參與過日爾曼戰爭,並且擔任過希臘行省的總督,並掌握重大的兵權。

他們並沒有涉及任何危害皇帝的陰謀中,但因他們的名氣與才能招來皇帝的覬覦,康莫德斯在公元182年下令將他們氏族滅門。
 

帝王之死

克里安德死後,康莫德斯依然未改變他的執政與用人方針,並且敵視元老院,經常動輒以陰謀逮捕帝國高層人員,未經審判即加以處死。對於他身旁的近侍衛軍官他也不信任,他變得更多疑且瘋狂,認為身旁的人都想致他於死地,所以他開始不斷地剷除元老與更替近侍衛長。

公元192年的最後一日,康莫德斯的情婦瑪西婭與近侍衛長里圖斯(Eclectus)害怕自己會步上皇帝一時瘋狂而下令處決的後塵,也害怕人民隨時可能爆發的怒氣,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於是,他們為了自保決定要將康莫德斯送上通往冥界的道路。瑪西婭在康莫德斯的酒中下毒,但是康莫德斯相當強壯,所以他並沒死只是蜷縮著身子痛苦呻吟。但是他們早就預料到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他們預先聯合皇帝平時陪練的摔角同伴納奇蘇斯(Narcissus),將康莫德斯掐死在浴場。

 

五帝始年

在康莫德斯死後,元老院立即宣布他是元老院人民的公敵,並且採取「記憶抹煞」的方式,抹除他的存在,也將羅馬城恢復原名,康莫德斯13年的執政終於落幕了。

康莫德斯繼承了五賢帝時期羅馬帝國最繁盛的時期,但他的倒行逆施卻將帝國導向滅亡,他的獨裁專政使羅馬帝國傳統的共治不復存在,在他死後羅馬帝國皇位陷入軍閥爭奪的局面,也就是五帝始年,短短一年內帝國更迭了五位皇帝,從此羅馬帝國一蹶不振,逐漸走向式微。

 

歷史定位

一般史學家對康莫德斯沒有抱持什麼正面觀感,也沒有替他撰寫翻案文章。縱觀上述,康莫德斯似乎沒有做過什麼對帝國有貢獻之舉,其實不然,他終止了父親馬可•奧里略執意的第二次日耳曼戰爭是明智之舉,十年的第二次日耳曼戰爭可說是無所展獲,並且使國庫空虛、民窮財盡,康莫德斯力排眾議的停戰決定造就未來帝國對外的六十年和平,使馬可•奧里略不斷地向外的征戰戈止,使人民有休養生息的機會。

但這一點功勞仍舊無法掩蓋他極大的罪惡,他在歷史上仍是暴君之一的代表。

 

註解:

1. Born in the purple意思是自己的父親在他出生時已經登基成為皇帝。

2.奧古斯塔一稱相當於奧古斯都,大致等於皇后的意思,有時候也會賜予皇帝的女兒、母親、姐姐。但並非成為皇后就能獲得此稱號,必須向元老院提議並批准後才可享有此尊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