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eas!」蕾吉娜一如往常地讓Phineas保持忙碌狀態,就是不斷糾纏他。

Phineas難得會坐在第二大隊的交誼廳中,技術上來說他很少待在隊上,實際上來說他是那種愛去哪就去哪的浪子。

三不五時就和史柏在策劃一些大事件,他幾乎很少有留步在大隊一樓的交誼廳,經常都是手上拿著資料一面觀看,一面走進自己的房間居多。

「什麼!」Phineas原本慵懶地陷在懶骨頭裡,蕾吉娜呼喚他的名字,他就不得不從中探出頭來。

他好不容易忙裡偷閒,有片刻可以來交誼廳放鬆,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可以容許他在交誼廳享受娛樂。

Phineas拔下頭罩式耳機,被迫放下手上的操控桿,使他悶哼幾聲表達被打斷的不悅,但克莉絲汀並不會打退堂鼓,而且他也早已習慣如此,但他仍然表示出他的抗議。「遊戲今天早上才上市的!」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問你。」蕾吉娜硬生生從Phineas手中奪走操縱桿,後者則是露出無奈的表情,卻又習以為常。

「如果是問我擦哪個指甲油比較好看的話,我要回我的房間。」Phineas抱怨道,他正打算起身。

「我今天沒打算問你這種問題!」蕾吉娜擋在Phineas面前,使後者只能跌坐回懶骨頭中。「很重要,而且應該只有你最清楚。」

「新世代哥倫布,你又發現了什麼樣的新大陸呢?」Phineas幽默地調侃蕾吉娜,她三不五時就會來煩他,問很多事,Phineas也不厭其煩,偶爾她問的問題的確很特別,反正他一直是他們的導師,多學一些也無妨。「我希望是潛力股。」

「應該沒人問過你的。」蕾吉娜對Phineas露齒微笑。

「這最好是值得,說來聽聽吧。」Phineas示意要蕾吉娜在旁邊的懶骨頭坐下。

「我一直在想我們,混血人。」這個開頭引起了Phineas的注意力,他稍微挑眉,表示感興趣。「你說過我們有些人是混血人的後代,但如果混血人與同樣是混血人有了孩子,或者是混血人與天神有了孩子,那……。」

「我明白你的問題。」Phineas此刻神情變得一本正經,他果然知道蕾吉娜想要問的答案,所以直接打斷了她。

「這是一個資優股沒錯。」意思是蕾吉娜的問題使Phineas覺得有趣,後者露出淺淺的笑容。

「的確目前沒有人問過這個,腦筋還不錯嘛。」Phineas稍微誇勵蕾吉娜後,就馬上回到正題。「混血人只能有一個天神的力量,只有一個例外。你從來沒聽過同時擁有兩個天神力量的混血人吧?這是我們混血世界的機制,如果你的父母,都是混血人或是其中一方是天神另一方為混血人,所生下的孩子不會有雙邊天神的力量,不論希臘羅馬,只能有一個保存下來,就是在孩子身上表現比較強烈的那方力量會留存,接著傳遞下去給下一代。反之,較弱的那方,雖說是有天神血統,但絲毫不會擁有那方的力量,也不會傳遞給下一代。如果是可以加乘的世界那就是極為可怕了。」

怎麼說?」

「如果一個混血人可以擁有多方天神的力量,那我就將混血人所有天神的子女使他們的後代一直繁衍,總有一天會出現一個擁有全部天神力量,或者是三巨頭力量的混血後代,那就可以製造出最優良的混血人,這樣我們的世界還有天神的世界會瓦解的。然而,人生的機會是公平的,不管混血人後代的家族樹中混雜過多少天神的血脈,最後那孩子只能有擁有一個具有天神力量的血脈,同時也可能具有一個沒有天神力量的血脈,只有強勢存留的那方才可繼續傳遞,至於誰強勢完全是機率問題,生物學就是如此。」這個問題極度深入探討混血人的問題,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以免蕾吉娜一知半解,Phineas決定以舉例講得更清楚,「拿我的副指揮官為例子吧,希望他們兩個不會介意,反正他們也不會進來這裡就是了。山德是馬爾斯之子,克里絲是維納斯的女兒,他們如果以後有小孩,比如說兒子湯姆,湯姆的血液中馬爾斯的成分佔了上風,湯姆的血脈就是馬爾斯,也只有馬爾斯的特質能發揮在湯姆身上,雖然說同樣具有維納斯的血脈,卻完全不會有任何功用,就像凡人的血統一樣,湯姆從出生就會注定是馬爾斯的後代並非維納斯。如果湯姆跟其他人有孩子,他能傳下去也只有馬爾斯的血脈和凡人的基因,維納斯的血脈則完全不會出現在湯姆孩子的血脈中,這是血脈獨一定律。」

「如果是例外呢?」蕾吉娜完全理解方才Phineas的精闢解析,但她又好奇回到Phineas前面提及的例外。

「例外活在我們眼前。」Phineas嘆了口氣,他的不滿僅是隱藏在他平靜的表象下。「一個庸才,沒資格做為領導的羅馬人。」

「朱比特營的法蘭克.張?」所有人都知道Phineas對於法蘭克坐上執法官一職從未認同過,法蘭克是當初第二次巨人之戰時,原執法官傑生.葛瑞斯授權將執法官一職移轉給法蘭克,但長期居於軍營的Phineas不能認同,這並非執法官的正當有效產生方式。正式的方式是戰爭中被眾人推舉或是幸運節來到時,由營內票選。

「很不幸的就是他。」Phineas緊皺眉頭,似乎不願承認事實。「他同時擁有兩個有效的天神血脈,馬爾斯是他的父親,某部分的程度上法蘭克會是我的遠方親戚,他也有波塞頓的血統。這個情形很特殊,也只有他的家族才會出這種事過,要同時擁有兩個血脈皆有效只有這個情形,他的祖先是遠古英雄,所以才能出現這樣的事,而且遠古英雄的條件並不是適用於全部,只有極少部分才能有這個情況。所以他才擁有變身術,兩個血統使他潛力很高,不好對付。他的特例很特殊,如果他有孩子,他這兩個血脈都能同時傳下去,而且遠古英雄血脈一定會在,至於馬爾斯的存在與否,就看有沒有其他天神血脈壓過馬爾斯,但我父親曾經賜予他祖先的特殊血脈不論如何都會繼續傳遞在後代間,並可再使其中一個天神血脈有效存在。」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詳細?我記得朱比特營的軍人說過你和法蘭克並不熟識,接觸時間也很短。」蕾吉娜猜想Phineas隱藏了許多內情。

「我的確是如此,而且我也極度不滿他個人軟弱的個性可以用這種竊權的方式獲得執法官的職務,毫無紀律與榮譽可言。」Phineas憤慨說道,他對此事一直很執著,即便他知道自己並非羅馬人,但十年的生活,內心早就是一個道地的羅馬人,還有羅馬人特有的執著和堅持存在,誰也沒辦法改變他。

 

雖然他已不眷戀於那個昔日以為曾經是家的地方,但他的羅馬榮譽感並未消逝。「因為這是茱諾親口告訴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