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臨,佛羅里達未經人類破壞的野地,入夜後蒙上更多神秘的色彩。

午夜時分,風輕掠過樹梢的枝葉,一群夜行者正在樹林的黑影掩飾下悄聲潛行。

然而他們的目標,並不用刻意尋找,目標物在不遠的小山谷聚集,升起篝火,而他們的殘影在火光下晃動,並發出巨大聲響,向千里宣告他們的位置。

低處的枝梢輕輕掠過他們的臉龐,他們依舊警慎地緩緩從外圍向山谷包圍,山谷中的目標仍未意識到他們已深受險境,不改飲酒作樂,越夜越甚狂歡。

夜行者的領袖輕吐了一口氣,愚昧。
 

一個箭步,躍上了山脊隆起的岩塊,碎石塊沿著山壁滑落,然而獵物依舊沉醉在他們金迷紙醉的世界中。

牠魁武的身軀趴下,使乘坐於牠背脊上的男人,並肩站在牠身旁。Phineas綁著迷彩的頭巾以掩飾他搶眼的髮色,黑色勁裝的獵衣裝載了各式的武器,腰際左右各繫著兩把大獵刀,安放於皮鞘中。

透過夜視鏡的紅外線下,Phineas檢視了目前佈署的陣線,特韋斯悶哼了一聲,便甩動牠背上的鬃毛,棕紅的毛色在微弱的火光下彷彿預告著血季的來臨。

「撒野到連我們包圍都毫無察覺。」特韋斯輕吐出人話,但並沒有卸下防備。

「大不了就格殺勿論。」Phineas冷冷地回應,此刻的指揮官,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寒氣,令人不寒而慄,眼神堅定冷漠。

「一切已準備就緒。」特韋斯恭敬地回答,Phineas頷首,特韋斯仰頭,使盡力氣朝天發出震耳欲聾的狼嚎。

山谷中歡樂的氣氛降至冰點,變得寂靜,他們驚慌失措,有的想逃竄,有的拾起武器,但山谷已被一群嗜血的狼群圍困,狼步出樹林的陰影,一面齜牙裂嘴將慌亂的巨人逼回山谷。

Phineas冷漠的一笑,便又攀上特韋斯的背脊,後者在月光的沐浴下一躍至空,被圍困的巨人抬頭只見龐然的巨影降落。

特韋斯的爪子穩穩地抓緊地面,站立於牠的狼群前,對巨人族咆哮,宣戰意味濃厚。

巨人群又再次躁動了起來,這回他們並非驚慌,而是血盆大張著鼓譟。

「晚餐來得正是時候!」一個高達三米的巨人提著狼牙棒靠在肩上,皮膚皺褶發青,身上無處不是傷痕,嘴裡盡是暴牙,牙齦上仍留有血跡。身上同樣也散發著惡臭,巨人以那殘缺只剩三根手指的手扶著被削去一半的下巴,左右擺晃扭動頸部的筋骨。

「或者是來談筆交易?」巨人蹲下身子,目光望向特韋斯的方向,Phineas看得出來這並非領袖,只是副手,領袖隱身於他們其中。

「談筆交易,對你我都有益。」特韋斯開口,一面甩動鬃毛,一面嘶吼宣示主權。

「交易?」負責發聲的巨人仰頭大笑,將靠在肩上的狼牙棒放置地面,已有健全手指的左手指向特韋斯的背脊。「這是見面禮嗎,狼族的使者?」接著深深嗅了空中的氣味。

 

此時,Phineas從特韋斯身上滑落至地面,從牠被篝火照射而拉長的影子中現身,右手按在腰際的刀柄上,神情嚴肅,氣勢凌人,一出場就震懾住了全場。「正確來說要來談交易的是我,而我並不打算和你談。」

「混血人?」巨人族的發言人一副被逗趣的模樣,他又嗅了嗅空中的氣味,「真是濃郁,想必是三大神的兒子。」

「事不過三,談生意我只跟你們老大談。」Phineas眼神依舊冷漠。

「想跟我們老大談?你只能算是貢品,我們老大……。」下巴被削去的醜陋巨人還未完成句子,這已成為他最後的遺言,Phineas相當不耐煩擲出手中的大獵刀,精準地插在他的心臟上,還未吐出任何字眼就斷氣化出金色的塵土隨風被吹散。

此舉又引起巨人群的一陣鼓譟,Phineas僅是手掌面上,地面上的大獵刀瞬間移動回他的手掌上。

「陳腔濫調我聽膩了,有誰想當下一個?還是直接了當來處理?」Phineas右手握著刀柄,左手緩緩地摸著刀面。「有誰不知道我是何方神聖嗎?」Phineas開始小距離的來回踱步。

「奧林帕斯的愛將……應該說是叛將才對,海神之子。」一個低沉的聲音緩緩傳來,一頭高達四尺的巨人首領緩緩步出族群,巨人群紛紛讓出一條路。「我記得你,大膽妄為的混血人,你的能耐幾年前墨西哥灣早已見證,如今更勝了是吧?」

巨人首領的氣勢果真不凡,身上布滿的傷痕更勝他已去塔爾塔洛斯的副手,左肩上背負著一條肩背帶,而它早已破爛不堪,上頭有各式血跡乾涸後的痕跡,左腳明顯是瘸了,但還能勉強行走。「懂得找來這,你也是蠻聰明的混血人。」

巨人首領舉起手,群體的鼓譟瞬間轉化成沉默,他以老謀深算的眼神打探著Phineas,露出狡猾的笑容,「愚蠢的副手低估了你的能耐,你不僅如此,是吧?」

「混血人想和我們打交道,這倒是新鮮事,你不妨說說。」,巨人首領似乎覺得這事頗具新奇,他老謀深算的眼神也提醒著Phineas不可輕敵。

「這樁事達成雙方都是有利的,狼王這方是支持這群混血人的。」特韋斯開口,語態略重。

「同樣是貴為首領,談判比起干戈還需要更多智慧,我想你也深知此點。」Phineas暗地裡在蓄集那股力量,事情不會如此順利。「與其單打獨鬥,不如聯手抗衡奧林帕斯,我的提議是『合盟』。所謂的合盟,就是我的陣營跟你們這些怪物和睦相處,我會整合各地勢力,在合盟的盟約之下,我方陣營的人馬不得傷害合盟的部族,反之部族亦不能傷害任何混血人,若混血人需要幫助時必須交給我方。未來攻打奧林帕斯之時必須聽從我方調度,若違反以上皆違背合盟。」
 

就如Phineas所料,他此言一出,立即舉座譁然。

部族首領僅淺淺一笑,接著變成大笑,「變成混血人的走狗,你還真敢把這言論搬上檯面。」

「處境比階下囚好,也比一盤塵粒好多了。」Phineas完全不畏,屢丟出濃厚的挑釁意味。

「我們就算變成塵粒也是能返回人間的,你可不行。」部族首領指向Phineas時,一把短劍從他指下射出,瞄準Phineas的人頭。

Phineas早有準備,雖然對這種小事使用他的力量實在很浪費,但他也得展現出他的力量好威嚇他們。

Phineas連一根指頭都沒動,短劍的劍身上順道也抹了毒,Phineas看得一清二楚,但劍在距離他十公分處被突然出現在水牆擋住,掉落地面,水牆隨之消逝。

「挺行的,但你這狂妄的小子下去跟黑帝斯談你的妄言吧!」部族首領提起地面上的狼牙棒往Phineas的方向揮擊。

特韋斯和Phineas同時也跳開,「看來我們沒有繼續交涉下去的餘地,我的不是妄言,是未來的藍圖。不服者只有一死!」Phineas將繫在腰際的大獵刀出鞘,特韋斯擺出迎戰的姿勢,「不過這場遊戲很快就會結束。」
 

Phineas淺淺一笑後,瞬間在巨人首領的正下面出現尖石將之從中間貫穿。一切發生得過於突然,令全場目瞪口呆,僅有Phineas緩緩走向他方之首領,後者還未灰飛煙滅,身上流滿大面積的鮮血,表情猙獰。

「感受到恐懼了嗎?」Phineas冷冷說道,「我讓你體驗凡人之死,永不可返回人間。」

巨人首領面目恐懼至極,Phineas冷冷地看著,接著將手中的大獵刀插入巨人的胸腔。須臾間,巨人連同巨石一同迸裂,但未殃及Phineas,此次不如以往,並沒有金色的粉塵落下。
「還有人想加入他的行列嗎?」Phineas撿拾起掉落的獵刀,全場噤聲,「還是來談我的提議呢?」

可惜事與願違,幾頭巨人開始咆哮,並衝向Phineas,其他巨人隨之起舞。

特韋斯發出狼嚎,狼群開始攻擊巨人。Phineas在巨人所及之處,不動一根寒毛,就使之蒸發,連同首領,並未有金色粉塵落下。

「愚民,浪費我的時間。」Phineas十分不屑,狼群已打倒接近半數的巨人,Phineas面露不耐,走向前幾步,將獵刀硬聲插入地面,剩餘的巨人瞬間被地面竄起的尖石擊斃,接著立即爆炸,僅存岩石的粉塵隨風而去。

特韋斯幾分訝異Phineas會使出這麼多力量,而非用近戰解決,不過他也不容置喙。

狼群有幾分錯愕敵人瞬間被殲滅,但作為首領的特韋斯也僅是發出狼嚎將狼群召回基地,而他自己走向Phineas,後者正將獵刀安插回刀鞘。

在狼群離開後,特韋斯才開口,「今天你似乎沒什麼耐性。」

「差不多,厭倦跟這些雜粹近戰,毫無挑戰性,且浪費時間。」Phineas露出一絲倦容,「也是時候,來練習運用這股力量,那些雜粹自尋死路罷了。」

「比起近戰,消耗你不少力量吧?」特韋斯看得出來Phineas此舉可能超過他自身所能負荷的,特意指示狼群先行離開。

「是有那麼一點,不過還行。」Phineas的步伐略顯沉重,但逞強的個性依舊不允許顯露,「我想早點回去品嘗我的白蘭地。」

似乎品酒比談合盟來得重要,但今日的發展早在Phineas的預料之中,他一點也不意外,他的計畫已經悄悄生效。「更別提弄髒我的衣著,那可不是令人愉悅的事。」

特韋斯不禁甩動了頭表示他的無奈,人類的思想有時他還真是摸不透,更何況是他面前的混血人,狼王說過他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他也是奉命行事罷了。


特韋斯看見Phineas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照片,但他僅只能看到背面,Phineas凝視了好一陣子才又安放回口袋,什麼都沒提及,便攀上特韋斯的背脊,隨即離去。

 

《第一章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