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eas結束他的習劍後便溜進指揮部中,在他的辦公室處理堆積如山的公文。

連午餐時間他都無法抽身前往涼亭用餐,僅是命令門外的守衛送來簡易的餐點,就連用餐時間都也不鬆懈,一面咬著歐式麵包,一面批閱金屬隊送上來的爆破新地點採集申請。

申請地在美西的洛磯山脈,指揮官一面將麵包沾裹乳酪醬一面深思,最後他簽署了合格並簽名,便將文件疊至他右手邊,最後一份,他終於做完了他繁瑣細碎的公務。
他提起左手腕查看通訊器,已是下午將近一點,大隊的時間,嘆一口氣便整個人往後仰倒在他的辦公椅上。

他除了是這裡的指揮官,也是第二大隊的領導人,職務繁重。營區最高指揮是指揮官,僅有一人,再來是他的兩個副手,次之是各大隊領導人,七個大隊分別各有兩個副領導人在領導人不在時處理事務。

雖然第二大隊沒多遠,Phineas已是呈現精力被榨乾的狀態,算了,就交給他們去帶好了,他心裡思忖著。
 

他用通訊器發了一則短訊給副領導人,便起身繞至他辦公桌前方設有的懶人沙發,整個人跌進懶骨頭中,將所有思緒趕出腦袋,呈現一片空白的狀態,他撫摸佩戴於右食指上的金色戒指,雕工精細,雄獅被刻畫得栩栩如生,雄獅下顎的犬齒,一則是由藍寶石鑲嵌於上,另一則是紅寶石,這是希臘羅馬營(Greek&Roman Coalition)最高指揮所擁有的,也就是指揮官本人。
雄獅乃是此營的象徵,由於營區的簡稱是GRC,所以時常在進行一般休閒娛樂時分組,分為藍隊和紅隊,在營區草創時期就有人這樣分,指揮官就順勢將此點發揮在營戒上。
帝國黃金的冷感蔓延至指尖,Phineas闔上雙眼,回想起那天他們建立起營隊時在篝火前下血誓,永不背叛,領導人與各技能隊隊長宣示效忠他。這些人同時也是他的家人,僅有的家人。有部分的人仍然迷途未返,有天那些人會明白他的用心,但願如此。
Phineas忙裡偷閒了片刻,僅有片刻。他即將動身前往同樣身在指揮部的資料室,營區內所有的資料都在那裡處理與建檔,最常泡在那的是營區首席軍師,第一大隊領導人。
他大概還在那裡,把大隊丟給副領導人,就和Phineas一樣,領導人不在隊上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副領導人才是跟大隊相處較長時間的人,領導人皆是Phineas原有的手下,並且具備某方面的專才。

今天連第七大隊的領導人也缺席,上禮拜被授任為執行任務的一員,前往了北美,大約還要一段時日才會歸營。


Phineas沿著他辦公室外後方的樓梯走到位於四層樓高的資料處理樓層,整樓都是負責資訊處理,常駐的是通訊隊和研究隊,不過現在是大隊時間,他們都被召回大隊了,少數有排班的會留守,不過看來今天沒有半個人。

他一上樓,未見半個人影,通常這裡是相當多人忙進忙出。

資料室被設置在樓層的中間,相當大的廳室,指揮官掃過掃描器後,他便推開門扉,即使是獨眼巨人也無法強行通過,資料室除了處理營區內的資料、任何與天神怪物有關的資訊還有朱比特營和混血營某些重要人物的資訊,有相當多保密文件,僅有指揮官能完全無權限限制查閱。


Phineas在推開門前就約莫能猜測到誰在裡面,果不期然,第一大隊的領導人正站在主控台前點擊投影觸碰式螢幕。他身形並不高大,右耳戴著對講機,長相斯文,鼻樑上掛了一副不至於喧賓奪主的黑框眼鏡,深藍色的素色襯衫套在他白色素T恤外,搭上鐵灰色的長褲,他在Phineas一進門時便停下了動作,淺灰色的眼眸對上Phineas的視線。
「指揮官,什麼風把你吹來了?」第一大隊領導人帶著微微的笑容問道,他是營區可怕人物之一,指揮官的首席軍師,眼鏡下的他是個老謀深算的能手,「還是來找同樣也不想去帶大隊的同伴?」
「大約是前者居多,後者佔一小部分罷了。」Phineas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當然,我是有東西需要你幫我策劃一番。」
「那你沒有找錯人,讓我看看這回是什麼挑戰。」首席軍師自信答道,他推了推他的眼鏡。

Phineas將一片小卡投擲向他,他雖不為武將,對此也很自若地接下,放置在他的投影螢幕上,小張的金屬卡片在他鬆手後,懸置於空中,許多光線連向它,接著跳出上百筆資料。


Phineas自行找了一張能往後背靠的辦公椅,將雙腳大剌剌擺在前方的桌上,軍靴上的塵土在他練完劍後就已擦拭乾淨,大約過了五分鐘,Phineas便開口問道,

「如何,史柏?」

「有趣,」史柏下出結論,臉上已是難掩興奮的神情,「我們的指揮官好像已經不玩和平這一套了。」

「我還以為你是和平派。」Phineas不以為然地說,「反正不管怎麼樣這件事都要辦成,我不在乎我們的人以外的任何損耗。」

「那恐怕你對我有點誤會,真正的軍師會因時制宜,並非愚昧堅持己見。即使有自己的立場,仍然要以團隊為最大利益去設想。」史柏又道出一番縱橫家的道理,「這也是為何我在這裡的緣故。」

「好了,好了,別講了。這幾天我恐怕還要被唸更多有的沒的。」Phineas抱怨道,他一面往後倒向靠椅,不經意地打了個呵欠。「你倒是告訴我要怎麼應付和平派。」

「我想這應該是指揮官你的課題,畢竟我只是軍師,與人際相處並不是我的長處,不妨去訪查第六大隊領導人的高見。而且答案應該早在你心中了。」史柏繼續維持他那恭維的笑容,Phineas僅是翻白眼,根本是把他的問題再丟回來。「Phineas,你昨晚沒睡好嗎?」

Phineas又打了一個呵欠,史柏不提他自己也沒察覺自身的情況。他露出倦容,似乎他真的太疲憊,不過他從以前就是如此,常常忙到忘了進食,到血糖過低才意識到。「出去處理點事,回來也沒睡得多好。如果你認為冰冷的黑曜石地板很舒適的話。」

「計劃我會擬好,明天下午之前會知會你。」史柏志得意滿地看著成堆的資訊,許多詭計和策略不斷閃過他的腦海,「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有,先別讓帝國大廈上那群混帳知道是我們幹的,至少做一些掩飾。我們還沒準備就緒去對付天神,等那天到來,整個神話世界必定會震驚。」Phineas放下擺放在白色矮桌上的雙腳,雙手交握在桌面上,神情有些嚴肅。「把事情佈置得像是一場政治角鬥吧,美國人好戰,政府又恨不得有好藉口去攻打別的國家。」

「我了解了,一切會照你的意思辦。」史柏恭敬答道,Phineas能很安心交與他全權處理,史柏花了半晌再次瀏覽,他抬頭問Phineas。「還有其他事嗎?」

「沒吧,這件事後天要在議會上討論。」Phineas告知了史柏開會日期,史柏有預感,這場會議一定會搞得雞飛狗跳。Phineas似乎陷入思緒中,在腦海裡搜尋著某項資訊,他的直覺一向很準,他的記憶力自小就是好記著稱,只是最近繁雜的事務太多,一時他回想不起來。「最近有什麼大日子嗎,史柏?」

「這個吧。」史柏一聽立刻知道指揮官的語中話,他叫出同樣是懸浮式影像的鍵盤,在螢幕上輸入文字。接著,以五指抓住螢幕,將它翻至Phineas可看見的方向。

「既然是大日子,免不了要來些驚喜。」Phineas露出狡猾的微笑,心中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又是一場踩地雷的遊戲。」史柏臉上泛起一絲笑意,他們的指揮官還真是玩世不恭啊。「偶爾要懂得見好就收。」

「這個我再研究看看囉。」Phineas起身往出口的方向,一面思忖著大日子的計畫。

「指揮官,那我就不送了。」史柏刻意提起昨晚,「對了,昨晚某人一直遍尋不著你,今天午餐你也沒出現,我想......。」,笑意出現在他的神情中。

「麻煩總是躲不掉。」,Phineas點頭示意,他還有不少行程要趕,不過在他前往下一站前,大概會先遇到那個「麻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