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eas總是在議員進行過數番混亂的討論後才會出聲表達他自己的立場,指揮官的政治偏好經常能夠左右議會。

Phineas很明確表達立場的情景並不常見,他擁有能直接影響表決的權力。
 

山德首次見到Phineas如此堅決的態度,他能感覺得出來此事攸關營區未來,而且指揮官不惜用盡任何手段都要通過。
指揮官的手法也相當高明,表面上他尊重議會,但私下他已先去支開他最大的阻礙,諾莎娜。

諾莎娜的個性昭然若揭,如此重大的參戰案,她想必不同意,而且她也是相當頑固的一位領導人以及和平派的領頭。

若是Phineas有法使她在這次表決上噤聲,那就表示他會使及任何手段逼提案通過,這對他而言事關重大。議員想必也察覺諾莎娜的缺席事有蹊蹺,指揮官假裝維持議會的和諧與權力,事實上議員在他表態時就得到明確的訊息。

指揮官熟稔政治操作,合情合理且不失暗中的威嚇,也間接傳達這些議員的權力是他賦予的,的確如此。

畢竟山德聽聞Phineas先前在朱比特營的元老政治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克里絲甚至提及Phineas過往有軍團之手的稱號,由此可知他的影響力非同小可。

營區本來就是民主兼權威並施,民主於議會,權威則在指揮官手上。指揮官也可不詢議會的意見,獨斷下令,此時除非山德與克里絲同時杯葛指揮官,但今天並不會發生這種事。

 

當指揮官語畢,他手腕上的金屬手環發出深藍的微光,山德瞥見他換上帶有趣味的神情,Phineas的情緒轉換就與他的天神父親涅普頓……還是該說是波塞頓,一樣喜怒無常。
卸下嚴肅的莊容,Phineas饒富趣味地說道。「看來有夥伴要加入我們的討論。」

其中一張缺席的王座上乍現立體投影影像,影像由藍色的線條勾勒,僅有灰、白、藍這三個色調構成,一名鬈髮五官深邃的青少年,外表精瘦,額上綁著迷彩頭巾,帶著濃厚的西班牙腔說著英語,「嘿,老大,長島這邊……。」

他豁然發現自己不僅是面對指揮官時,不自覺停下來,在搞清楚狀況後,他繼續操著一口西班牙腔,換上充滿精力的語調,一面攤開雙臂。「原來大夥在開會啊!這時間不是早該散會了嗎?」

「索拉,你錯過了一些好玩的事情。」Phineas帶著淺淺的笑意。

索拉只是綽號,他的本名是索羅達拉,偵察隊隊長,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山德與Phineas途經墨西哥境內遭遇小麻煩時,碰巧遇見索羅達拉,發覺他有絕佳的偵察能力,摩丘力之子行蹤總是讓人難以掌握。

索羅達拉環顧眾議員,目光停留在馬賽克拼貼上乾涸的血漬,語帶興奮,完全沒有半絲不妥的意味。「這回是誰被修理了?哈哈。」

很快索羅達拉就把視線移往苦主身上,「嘉特啊,你怎麼這副狼狽樣?看起來有把你串了起來後還拿醬汁往你身上潑呢,amigo。」

索羅達拉誇張的手勢加上滑稽的語調,挖苦著嘉特的話在眾議員間爆出笑聲,一掃方才嚴肅的氣氛,笑聲迴盪在議會廳。

嘉特不安得扭動身子,他今天已經得到夠多羞辱了,他不像以往還會再硬辯上一兩句,他沉著臉不發一語,這讓他的兄弟傑特總算鬆了一口氣。

索羅達拉瞄見克里絲臉上綻放著笑容,參雜著傲氣,他大概弄懂怎麼一回事了。「看來我們美麗動人的副指揮官這次得了一分。」

索羅達拉一向講話帶點油腔滑調,但此舉還是引得奇坦登面容閃過一絲的不悅。

待大夥不再捧腹大笑追蹤隊隊長的慘況後,索羅達拉回到正務上,語調仍保持戲謔。「老大,我們已經駐點在長島了,薩多姆他們昨天啟程返營,不過他們路上好像遇到一點小麻煩,你知道的,季節更替,空氣精靈那又是一團混亂。他們最晚明天下午會回去。」

議員如果在營外可使用遠端操控跟議會連線,不過看來他們正忙著處理那些小麻煩。
 

Phineas沒有面露驚訝,「你有看到今早的提報嗎?我們等會要表決,你要參與嗎?長島那邊的狀況如何?」

「當然有啊,老大。我認為這很棒啊,終於要去那群自大狂家門口放火了。」索羅達拉咬著白皓的牙齒,伸出右拇指,其餘四指併攏收緊,劃過喉間。「長島這裡的狀況你可能聽了會不太高興。」

「怎麼說?」

索羅達拉咬著嘴唇,「我們在紐約市看到了波西傑克森,還有……里歐華德茲。」

Phineas愣了一晌,約莫是因為聽到波西傑克森,阻止第二次泰坦大戰與巨人之戰的奧林帕斯寵兒,他是Phineas同父異母的混血人兄弟。

葛蘭克與肯達特的面容也同樣變得鬱抑,聽聞里歐 華德茲的緣故。他與他們同樣身為火神的孩子,里歐華德茲卻擁有操控火焰的能力,也是集天神的關注於一身,哪個天神會去注意他們默默無聞的孩子呢。

索羅達拉輕咳了一聲將Phineas拉回現實,Phineas皺起眉頭,「他應該要在新羅馬大學才對。」

「火焰之子不應該現身於紐約。」罕見的,葛蘭克主動開口,皺著鼻頭。

「現在是寒假嘛。」議員中有人拋出這句話。寒假?山德沒有太多概念,在遇見Phineas之前,他僅存的記憶並不多。

「好吧,莎莉傑克森的確也住在紐約。」Phineas似乎不打算追究原因,「安娜貝斯雀斯呢?她沒跟波西傑克森在一起嗎?」

「老大,我們跟蹤了一陣子,沒有發現雅典娜之女。」

「還有?」

「他們目前都在混血營裡。」

七人預言中的波西傑克森與里歐華德茲雙雙出現在紐約並不是什麼好兆頭,他們現在除了天神還要擔心波西傑克森可能會出現攪亂他們的行動。

 

在議員來得及提起異議前,Phineas下達了指示。「計畫維持不變。」

席次中有些議員面露擔憂,但指揮官的話他們都很清楚地明白了。

「索拉,你繼續監視他們。不要貿然採取行動,除了混血營的元老戰將,特別要提防西尼士。」Phineas提起西尼士時,山德感覺議會的氣氛變得相當凝重,一半以上的議員不安地移動身體、面露難色。因為西尼士曾經是在山德出現前,Phineas前團隊的一員,然而如今他與少數幾個人選擇站在奧林帕斯的陣營。「他的能力可以隻身一人對付你們全部。」

眼看議員面露不安,Phineas接續說,「繼續討論提案,還有議員想發表意見嗎?」

議員面面相覷,有些人的立場已經很清楚,有些人仍在適時觀望。

此刻山德以為Phineas會將議程推進到表決,然而Phineas去轉向山德,「山德副指揮官,何不發表一下你的看法呢?」
 

Phineas的話語使得眾議員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山德身上,令山德有些錯愕。但山德迅速地整理自己的情緒,以穩重的口吻說道,「我同意另一位副指揮官克里絲強調內部發展的重要性,但就如指揮官所述我們並沒有擁有多少時間。以我們的能力,結合希臘混血人與羅馬混血人,應能同時向外發展兼具穩定內政,營區組織規劃都在這個方針下去設計,倘若這樣無法奏效的話,那應該要重新調整組織。當然一般人會想一次做好一件事就好,但是混血人並非一般人,也鮮少機會能一次僅處理一件事。我們的能力足以應付這個小任務,但也不能掉以輕心,歷史的前鑑能避免我們踏上毀滅。沉寂一年之久,該就緒的早已就緒,其餘就是由實力應證。」
山德不確定他有沒有講錯話,他不完全贊同指揮官,亦不完全支持和平派,他不想得罪任何議員,議會上的每一句帶有的攻擊性並非私下流言蜚語那般無傷大雅,因此山德很謹慎挑選他所吐出的字句。

 

他不是那種一心求戰的戰士,但他共事的夥伴眼神中閃爍著求戰的光芒,雖然他擁有的記憶不多,但在潛移默化的價值觀下,他也瞭解生命的可貴。

但他也深知他們不能坐以待斃,必要之惡,一個人不可能是完美的聖人。然而山德是否能承受這些必要之惡帶來的重擔呢?他又該如何拿捏必要之惡的尺度?他身旁那個散發力量的海神之子,雙眼中就有不惜使出必要之惡的堅毅眼神,他並非邪惡之人,如果是天神可能就有別套的說法。

Phineas滿意的神情不禁讓山德鬆了一口氣,席次中不少議員頻頻點頭認同,Phineas再度清喉嚨問道,「還有議員想發表意見嗎?沒有的話就進行表決。」

議員紛紛點頭同意進行表決,但結果不用表決也能預料到。

「照慣例來,反對的議員請表態。」

 

不出所料,大地隊、通訊隊、藝術隊、建築隊隊長紛紛投下反對票,克里絲並沒有完全站在那一邊。

「同意的議員請表態。」

結果早已注定,贊同的提案的票數和反對形成明顯的差距,令人較訝異的是克里絲、史柏、傑特繼續維持中立。

「提案通過。」Phineas語帶愉悅,「任務成員名單與佈署如下,主力將在後天破曉啟程前往紐約。」

「武裝隊隊長奇坦登與其兩名隊員,金屬隊隊長葛蘭克、副隊長肯達特、兩名爆破分隊隊員,第一大隊領導人史柏,第六大隊領導人傑特,追蹤隊隊長嘉特與其兩名隊員,隊員請各技能隊自行挑選。」

「老大,這次沒有我的份嗎?」索羅達拉略帶失望,即使透過立體投影,山德也能察覺他迫不及待去踹天神的屁股。

「很遺憾的,我需要你鎮守在長島幫我盯緊混血營。」Phineas安撫著索羅達拉的失落,「我需要夠厲害的混血人在必要時牽制住他們,特別是波西傑克森。」

「包在我身上,索羅達拉最擅長聲東擊西,希臘人喜歡單打獨鬥好牽制。」索羅達拉感覺自己身負重任後,就立即將方才的失落拋諸腦後。

「詳細時間我會在知會你,隊長。剩下的是我們這邊的佈署,一有狀況馬上回報我,記住不要讓混血營發現我們的存在,你可以回到自己的崗位上了。」Phineas下達指令。

索羅達拉的影像從王座上起身,左手按在右肩鎖骨上,身體微微向前傾,那是軍事敬禮。「是的,指揮官。」索羅達拉的影像在語畢後消失。
 

「主力成員,通訊器上會有一個專屬任務群組,稍晚會在上面公布詳細戰略佈署。請各位參與的隊長盡快遴選出人員。」Phineas宣布事項,「另一支隊伍的成員,山德副指揮官與拉爾蒙分隊長,將獨立作業,直接向我匯報。」

想必是受到眷顧,山德才會一直被點名。而且他跟拉爾蒙湊在一塊出任務?相當弔詭。

山德面露困惑,Phineas接續說,「詳情晚一點我會和你私下談,等拉爾蒙回歸你再和他討論。」好極了,山德還要負責把細節傳達給拉爾蒙,拉爾蒙是個特殊中奇葩的混血人,大多數人不太喜歡跟他長時間相處,他給人的感覺很……詭異。

但山德也只能接受,他頷首表示同意。
 

Phineas略有所思地宣布,「我與山德副指揮官不在的期間由克里絲副指揮官全權負責營區,今天傍晚的集會與戰技活動暫停一次,讓任務成員先做足準備。明天等待薩多姆一行人歸來,集會上會宣布這次的華爾街任務。」

「而且,泰拉為明天的戰技活動增添了不少趣味,各位大隊領導人拭目以待吧。」這意味著戰技活動即將上演團體大隊對抗的賽制,議員們紛紛對彼此露出不懷好意的眼光,誰都渴望勝利。

「喔,差點忘記,兩位副指揮官大隊時間請來我的辦公室,有些事需要私底下協商。」Phineas補充道,嘴角勾出一抹淺笑,對山德而言那並非好兆頭。

Phineas所屬的第二大隊基本上是處於被他放生的狀態,他不太會去干涉大隊上的事務,這些都由他底下的副領導人去承辦,但不代表第二大隊散漫且不堪一擊,相反的,他們是七個大隊中實力最強盛的大隊,有著強大的凝聚力與榮譽感,也是戰技活動中的常勝軍。

也就是說Phineas的放生計畫成效顯著,據他大隊的副手馬可仕所述的,Phineas不常在大隊時間出現在隊上,Phineas相信他們自己能團結行動,就像他們的隊徽象徵是狼,的確他們也像極了狼群。

如果諾莎娜在場,她必然會纏著Phineas,一面碎唸他怠忽職守,沒有盡到他領導人的責任,不過她今天缺席了。

「該散會了。」Phineas拉開喉嚨高喝,「敬希臘與羅馬!」

 

眾議員無不跟著附和,「敬希臘與羅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