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eas凝視湖面,深陷於他過往的經歷中,已忘卻周遭,直到諾莎娜出聲才回過神來。「我還以為你打算鎮日埋首在你的辦公室呢,指揮官。」
Phineas抬頭,露出一抹微笑。「與其讓你找上門來,還不如我登門拜訪,有聊勝於無聊。」

「看來你是出來尋樂子的。」諾莎娜以手示意,延請Phineas到湖畔旁的遮陽棚下。

「一半一半。」Phineas隨性自在地拉出其中一張椅子坐下,兩手交握放在原木桌上。諾莎娜也隨即在Phineas對面入座。

諾莎娜穿著醫生的藍袍,但腳底踩的仍是與Phineas一樣的戰鬥靴,外貌也稱得上美麗的她,有雙清澈的淡藍眼眸,由於她負責醫療,她經常將她的淡棕褐色長髮編織成馬尾,但就是太吹疵求毛,她又是和平派領頭之一,實在讓Phineas不得不敬而遠之。

「我還以為我們偉大的指揮官選擇不赴約。」,諾莎娜吩囑一旁待命的分隊成員為她和指揮官備上茶。

「你晚餐還是會找上我,」Phineas無奈說道,「我有說錯嗎?」

「最近應該來幫你做個智力測驗,看看你究竟智商提高了多少。」諾莎娜揶揄Phineas,後者只是嘆了一口氣。。

「我又不是在學校,沒必要做那無聊的測驗。」Phineas不是很想踏入醫療分隊不是沒有原因。「櫃台那可愛的女孩是誰?看到我整個臉色發白,像是那幾個混帳天神出現在她眼前。不過看她那樣真是逗趣。」
「Phineas,你想把我們家女孩還早得很。」諾莎娜嫌棄道,這時她分隊的成員為他們兩個上剛剛現泡的新鮮的香草茶。「我們的女孩才華洋溢,你還是離她們遠一點吧,你這玩世不恭的美國男孩。」

「哈,明明年紀比我小的小鬼在對我說教。我可對那方面的事一點也沒興趣,不過既然你那樣說,我以後可能要常常上門串門子,讓你的女孩們習慣我的存在。」

Phineas似乎對此事覺得頗為有趣,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拜託,我和她的歲差都快接近她的年齡了,我可沒這麼自討沒趣。」

「你的粉絲們可沒像你這麼理智了,你埋首在辦公室看她們給你的信函嗎?」諾莎娜的回擊讓Phineas忍不住翻白眼,GRC團隊裡比較有出眾表現的在營區內都有一票粉絲,做為公眾人物又是領導階層,有這種事發生是無可避免的。

粉絲群最廣大的應該是屬克里絲吧,維納斯的孩子與生俱來的魅力,加上她那不同凡響的性格,不過她對此似乎頗為困擾。
「我可對她們沒興趣,我如果有閒到跟她們打趣,我就不用連午餐都要在辦公室隨便吃就帶過。你應該不介意我等一下補充個蛋白質吧?大地隊等一下會送來烤牛肉,你對我說過我們這種習武的軍人,要吃紅肉才能練出肌肉。」Phineas鼻頭一皺,悶聲抱怨道,「我被公文糾纏了好幾個鐘頭,叫我喝香草茶?難道不能換上健怡可樂或是麥根沙士嗎?」

「我想你的肌肉應該不用練了,全營只有肯達特那頭瘋牛跟你練得一樣壯,太壯可是會嚇跑女生的,不過你的確需要吃紅肉,你午餐究竟亂吃了什麼?」諾莎娜質問Phineas,她算是他的健康調理師,包含飲食層面,「在我這裡你只有天然的茶可以喝,含糖飲料只會讓你的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更嚴重,你桌上的甘草棒還沒撤掉是吧?」

「偶爾要享受人生,健怡可樂又沒什麼糖!」Phineas抗議道,諾莎娜也知道他喜歡喝氣泡飲料,所以他才會選擇健怡可樂,而非一般可樂,因為前者有更多氣泡。

「好吧,這裡就聽你的,但你管不到我房間裡。」

「算了,我不想干涉到你房間。這是你要的報告。」諾莎娜開始轉回正事上,從手提袋中拿出裝有一大疊資料的檔案夾,諾莎娜是能盡量不使用先進科技就不使用。「這幾個是我遴選出來適合派去受訓的成員。」

「看起來還不錯,」Phineas不斷快速翻閱紙本,他學過速讀,所以他的閱讀速度迅速,不用十分鐘整份資料已被他瀏覽完畢。「不過你要確定幾件事,第一,你這裡的人手要夠應付緊急狀況,第二他們學習完要回營區,第三你不能跟著一起去,雖然我很不情願這麼說,但你要給我待在營區。」

「Phineas!」諾莎娜抗議道,但Phineas不理睬。

「第三點沒有討論的餘地。」Phineas嚴肅地看著諾莎娜,一面啜飲茶。

「還有拉爾蒙在營區!我不用像他們那麼長的培訓時間。」諾莎娜對此感到不服氣,但Phineas依然從容應對。

「他不是醫師,我要一個夠格的醫師在營區內指揮各種可能發生的醫療狀況。」Phineas放下茶杯,裡頭早已一空,「如果你去了培訓,也要花上好幾年,營區就會像這杯子一樣,空虛,脆弱不堪。我也很想送你去特訓,讓你的技藝更加精進,但放眼望去沒有人可以暫時頂替你的位子。就像我想去加勒比海渡假半年,是不可能的。原諒我,諾莎娜,我絕對不會批准這件事發生。」

Phineas和諾莎娜又爭辯上了好一段時間,但Phineas的烤牛肉送來後,Phineas不想跟她再繼續這個他已心意已決的決定,諾莎娜也見沒有說服Phineas的餘地,暫時妥協,接受這道命令。

 

Phineas一面叉著烤牛肉,一面從通訊器中拿出一個投影發射器,將它打開放在桌上,投影螢幕在Phineas和諾莎娜中間展開。「關於建設這裡有些事我必須跟你商討,你送來的報告,我還沒交給泰拉過目。在給建築隊負責前,我要確認一些事,還有底線在哪。」

「底線?報告中有不妥的地方?」諾莎娜不解地看著Phineas細嚼著牛肉,後者只是露出「這問題可大了,小姐」的神情。

「關於你的要求其中一項,」Phineas吞嚥下食物後接著說,並以五指在投影中抓出資料。「這個,病毒和細菌研究。」

「醫療界一直有相關部門,你不是希望營區更現代化嗎,Phineas?」Phineas板著一張臉,不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將烤牛肉送入口中。

「前提是安全問題,」Phineas直到盤中空無一物才開口,「你在你的專業上,我知道。但我負責營區整個安全,病毒和細菌我可沒辦法以劍指向他們,而且蔓延速度迅速到無法想像。」

「如果不設在營區,在偏遠的地區呢?」諾莎娜看Phineas的神情仍舊嚴肅。

「不行。」Phineas看來也是同樣心意已決。「不設在營區一樣問題很多。我知道你的人是箇中好手,所以你們一旦研究下去一定會超越現代所有醫學,這正是我擔心的,目前的醫學研究在這方面已經相當令人難以掌控,更何況是由混血人來進行研發,現代的技術已夠我方使用了,目前的技術如果拿來威脅我們,我們還有辦法迎刃而解。不要想著研發更強大的回擊,醫療這種領域,別人遲早會學去,反而那時深受其害。再來安全問題,難保不會有有心人士私自擅闖拿來危害我們,我不想懷疑任何人,但此事有一定的機率可能發生,我看過的間諜以不計其數。就算不是間諜,哪天如果對營區內的處分心生不滿,難保不會把你所謂的武器反抵在我們的咽喉上。還有自大妄為,你說設置在偏遠地區也讓我憂心如焚,有些人一旦握有更強大的武器就會擺脫原本所在的地位,想爬在你頭上,反咬你一口,別忘了我們有一半是凡人的血統,然而,這也是凡人的天性。這麼危險的事,我不可能放任在外自行發展,而且我無意使用生化武器,使用最後只會被其反撲。倘若天神控制我們任何一人,也可能會去盜取以用來對付我們所有人,屆時我們將會自食惡果,全軍覆沒。這可不是我樂見的結果,我知道你在這方面興趣濃厚,但我不能批准這種事,至於其他的都已核章通過,希望你明白我的難處還有大家的安危。」
 

「是,指揮官。」諾莎娜雖心有不甘,但Phineas說的沒有錯,她也不敢擔保所有他的疑慮不會發生。Phineas又花了一段時間和她討論其他建設的細節。

「明天你去建築隊一趟吧,我現在就會把文件核准送過去。」Phineas立即在諾莎娜面前簽署文件後,傳送到建築隊。「我知道你對結果不甚滿意,但這裡就是如此。但可能你的不滿意不會就此打住,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很重要。」

「今天要商討的不是都結束了?」諾莎娜一臉狐疑看著Phineas正經百般。

「還沒,這麼急著擺脫我嗎,親愛的分隊長?領導人?通常應該是我急著擺脫你,怎麼這回反過來了?這也是我登門拜訪的緣故,我想要你做出一些退讓。」Phineas並沒有立即解釋,而是開啟螢幕上另一個檔案夾,跳出一堆資訊。

 

接著Phineas開始解釋這幾天他在擬訂的計畫,還有找史柏商討的計畫內容與大綱,諾莎娜的臉色一沉,她不贊同,Phineas老早就知道,所以他才要來這個遊說她,或者別的。

「Phineas……你瘋了嗎?」諾莎娜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報告與Phineas,後者只是淺淺一笑。

「這就要看是以哪種標準來作衡量。」Phineas海水綠的雙眼閃爍著危險的光芒,諾莎娜則是一股涼意攀上脊背。「這是必要的,如果我們不打算被天神發現的話。」

「所以你寧可讓他們雙手沾滿無辜性命的鮮血?」諾莎娜簡直不敢置信地瞪大眼,Phineas卻對她的反應不意外。

「有些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鮮血又如何,不是我們的同類你何必那麼在乎,對這個世界他們僅是毒瘤。」Phineas神情冷漠,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意。「遲早我們的雙手都會沾滿無辜的鮮血,即便你不願,只是早晚的問題。」

「他們仍然是活生生的生命!」諾莎娜提高音量,但Phineas不為所動。「我不可能幫你進行這麼泯滅人性的事。」

「我想也是,」Phineas繼續保持他的冷酷,諾莎娜曾經看過這樣的他,是在戰爭時他面對天神,一模一樣的冷酷。「我不需要你轉而支持我,這在團隊眼裡看起來很詭異,我要你做的很簡單。」

「什麼?」諾莎娜無法接受這樣的協議,她不可能放任Phineas執行這樣的計畫。

「不要出席議會,議會當天你就待在分隊上,事後你要假裝不知情,屆時計畫就會通過,並且立即生效。」,Phineas緩慢道出,議會成員皆由一開始跟隨Phineas的成員組成,開會時必須有一定的出席人數,但只要不低於,通過的議案之後無法由當天未出席的議員做出反駁。

「我不服這樣的決策。」

「由不得你選擇,我現在不是在和你協商,諾莎娜。這是命令,而你要執行。」Phineas不給諾莎娜選擇的餘地,且語調變強硬。

「Phineas你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要這麼極端?」Phineas僅是以銳利的眼神看著諾莎娜。

「這趟任務極為重要,我們還沒準備好被天神發現,此趟將會決定我們往後的成敗。犧牲是無可避免的,就像我們和天神之間,必定會開戰。」Phineas搓揉著戴在右手上的營戒,宣示他是指揮官的身份。「任何人阻擋我的壯志,我都會將那人輾過,即便是你也如此。」

「我以為這裡是自由的國度,Phineas。」

「過於民主會招致滅亡,反之,權威也是。這裡是民主和權威並行,民主在議會,權威在我。如果你要譏諷這是假民主的話,我不在乎。這件事只能以權威執行,因為這關係到我們全部的未來。」,諾莎娜很不喜歡現在這種樣子的Phineas,她不願服從這樣的指揮官,但她有其他選擇嗎?

「如果你要和我作對,」Phineas做出警告,眼眸中危險的烈火更加助長。「我不惜把你免職,不論是第三大隊領導人還是分隊長的職務。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另一個選擇?」諾莎娜問道,Phineas必定有正反兩面的處理方法。

「只要你承諾不出席,事後不阻攔。」Phineas稍微減緩他的壓迫感,「我會安排讓你跟在全美最頂尖的醫療團隊旁實習一個月,你想學任何事只要開口。」

Phineas的交換條件相當誘人,而且他的威脅從來不是虛張聲勢。就如同他說的,這並非請求,而是命令。

「你非得如此嗎,Phineas?」諾莎娜一直很不希望Phineas變得如此冷血。

「必然的,很遺憾,諾莎娜。」Phineas變得老於事故的神情令諾莎娜不禁懷疑他到底經歷過什麼。「我的雙手早已沾滿鮮血,即便是罪過,也由我一人承擔便足以。集罪惡於一身的我,早已不被此所羈絆。雖為權貴,這雙手能告訴你今天的成就是付出了多少代價換來的。到了如此地步,如果功虧一簣,前面都是白費的。」
 

「我答應你的條件,指揮官。」諾莎娜不敢與Phineas在這種事上爭辯,因為他已心意已決,沒有人能動搖他的決策。團隊中皆知Phineas的性格就是如此。

「希望你徹底服從命令,議員。」Phineas語調夾雜著無奈,語畢,Phineas便起身獨自走到湖畔的甲板,諾莎娜並未隨行。Phineas縱身跳入水中,掀起一陣漣漪,不久後又變回平靜的湖面,而諾莎娜只是杵在原地目送指揮官而去。
 

然而,諾莎娜看到Phineas隱藏在他玩世不恭臉下的倦容以及擔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