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neas沒有立即前往下個行程,反而又折回自己的辦公室再確認一次他早上批閱過的文件。

等工作告一個段落後,他查看了通訊器的時間,三點多,差不多了,營區的自由時間已經開始了。

他要準備要離開辦公室,他十分訝異到這個時間還沒被那個麻煩找上,不過那只是早晚的問題。

Phineas拿起了被他安放在門口旁角落的小魚板,小魚板又稱為交通板,比滑板短小,小巧玲瓏,滑行起來的速度又是滑板的兩倍,幸虧當初他在一些重要據點有鋪設潔白大理石所構成的幹道,最近葛蘭克有研發出有別於傳統的新式滑板,懸浮板,但Phineas還不想成為他的受試者。

Phineas步出辦公室的大門,門外兩旁的守衛紛紛低頭向指揮官示意。「不要讓任何人進辦公室,找我的話叫他們用通訊器聯繫我。」

守衛在Phineas下令時稍息,等待到他們接受完完整指令時,他們向指揮官敬禮又回到工作崗位看守。
 

Phineas步出幾步,往下俯瞰指揮部的廣場,一樓僅有此處樓梯可以通往二樓。Phineas慢步步入一樓的廣場,現在指揮部比較少人,目前是自由時間,他走至指揮部支柱旁。

Phineas沒時間欣賞指揮部廣場壯麗的景致,他如果沒準時赴約,醫療分隊隊長又要跟他叨絮上好一段時間,幸好當初是把她派到醫療分隊去而不是擔任號角手,不然全營都會被她所要求的高規格紀律給逼瘋。

果不其然,Phineas溜著小魚板在廣場上,已察覺到那個麻煩的背影,她正往第二大隊的小屋前進,背對著Phineas,一頭淺金褐色的長髮勾勒出她的身影,目測約莫是一百七的身高,她穿著寬鬆的T恤和七分短褲,以及nike的女用訓練鞋,看來這個麻煩是避不掉了,Phineas很不想又被她糾纏上,然後又要遭另一個女生的言語虐待。

算了,只好用老招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Phineas並沒有加快速度離開各大隊小屋中間的廣場,反而放慢步調,悄悄地踩著交通板半跟蹤在她身後。

那時已接近第二大隊,小屋的門廊下有些人注意到Phineas到舉動,紛紛看向他這頭,但他們不打算有所動作,反倒是在等好戲上場。

Phineas稍微預想了之後的後果,管它的,反正很好玩,他已經評估過了機會成本。
 

蕾吉娜!」Phineas叫了金髮女子的名字,後者立即撇頭查看是誰。

Phineas絕對不可能認錯她的背影,蕾吉娜回頭,琥珀色的雙眸夾帶著疑惑,Phineas通常不會自己去找麻煩,蕾吉娜算是團隊裡本來跟他比較沒有交集的,但不知道為何前幾個月她突然對Phineas的事還有營區的事很感興趣,所以自那時候起到至今,蕾吉娜會三不五時就找上Phineas。


說到蕾吉娜不是沒專長,但只是運用不了在混血人實際的戰鬥上。

蕾吉娜是個街舞專家,打從Phineas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了。之後,她也成為營區內舞蹈指導權威,加上同時也是Phineas的舞蹈老師以及夥伴,他比較閒暇之餘會去找蕾吉娜排舞。

營區不是只有以武力較量,也有許多文藝氣息的活動,每項興趣都能在這裡大展身手。
蕾吉娜的打扮大概是準備去練舞似的,說到這裡,她雖然算是專業舞者,也不乏有一些追求者。

她的樣貌也不算差,如果在高中大概會有不少人追,只是還沒到克里絲那麼誇張,克里絲是Phineas的副指揮官,性情有點......沒有那麼符合她是維納斯女兒的特質,不過她的個性也讓許多人仰慕她,但那些人都匹配不上她,身為副領導,也有驚人的武力和指揮能力。

她和蕾吉娜似乎私底下很好,兩人同樣也很多人暗戀著,這個營區裡很少有能逃過Phineas法眼的事,然而,Phineas對於兩人也是不感興趣,這樣說應該更貼切,他從來沒對任何人感興趣過在感情這一塊,他沒時間耗在可能折壽的活動上。

Phineas蹲下身軀緩慢滑行,趁蕾吉娜未能反應前,他已和蕾吉娜接近到擦肩而過的距離。

他站起來,一面伸出右手撥亂蕾吉娜的長髮。果不其然,蕾吉娜的金色褐髮因Phineas這一搗亂,變得凌亂不堪。

Phineas可沒打算留下來被她教訓,在行動成功後,他馬上以左腳踩踏地面,藉由反作用力迅速溜離現場,一面帶著笑容。
 

「Phineas!!!」這大概是怒吼吧,如果說什麼能比營區象徵雄獅更可怕的應該是就是母獅的怒吼。

蕾吉娜咬牙切齒地對Phineas大吼,不過Phineas早已逃離攻擊範圍,並以一抹淡淡的微笑帶過,蕾吉娜並不打算追上去,因為這也是徒勞無功,只能任由她敬重的指揮官逍遙去,一樣幼稚的Phineas。

竟然沒追上來,看來她也學乖了,Phineas有時候很幼稚,會去抓弄長髮的女生,而要惹女生最快抓狂的方式就是他剛剛所示範的,女生第一在乎的是顏值,第二就是頭髮了,假如又讓她們在大庭廣眾如此狼狽,她們就會立刻被激怒,而且每次都有效。

最近最常抓弄的對象也就是一直上前來關切他的蕾吉娜,然而,蕾吉娜的注意力也很容易就被Phineas轉移掉了,省得Phineas又被她問到覺得很尷尬。女生有時生氣的神情,也有幾分可愛和美感存在。


過了一山,還有更高的一山,說到醫療分隊,她們的分隊長,大概是全團隊裡Phineas最後才想看到的人,但今天他不得不去跟她對於醫療這一塊做一些商討。

諾莎娜管醫療分隊是再適合不過,但她也很注重安全,她注重安全,也就代表她很在乎營區的規準有沒有被遵守。

要知道混血人是很好動又好戰,所以偶爾兵戎相見也不是太奇怪的事,但倘若諾莎娜知道,Phineas就會被強迫聽上她好一番的嘮叨訓話。

同時,諾莎娜也會強迫Phineas做一些健康檢查,Phineas一點也不喜歡,因為他是海神之子,可以靠自身的力量療癒,而且他的技術已到爐火純青。

要是提及關切,諾莎娜的關切更是讓Phineas不寒而慄,因為Phineas孤傲的個性下也不喜歡有人照顧他,更別說跟他有戰鬥外的肢體接觸,他會極度排斥。

但今天他必定得赴約,因為關係到一些營區的人員培訓和建設的事,還有他必須跟諾莎娜有共識在他的計劃上,最後一個實在令他頭痛,不過他會解決的,因為他可是指揮官。


西北方是大地隊所管轄的領域,他們可說是全營中分配到最廣闊領域的技能隊,凡與土地有關幾乎都屬他們管轄,除了採礦這部分列為金屬隊的領域,營區的農場、牧場也在此處,連帶他們與自然精靈也負責準備每一餐。

營區用餐的涼亭位於大地隊領域的西南方,也是最初會觸及大地隊所屬之地。大地隊下分屬相當多分隊,在所有技能隊中,他們是屬最為複雜的技能隊,除了農牧事務外,也掌管魔法這部分的領域,還有醫療分隊,也就是諾莎娜所帶領的分隊。

醫療分隊的建築緊鄰大地隊中的翠湖,湖的源頭來自北方城市再往北方的森林。先是流經大地隊,給予農作物以及動物們豐沛的水源,在醫療大樓處形成一畔合宜療養的勝地,再經大地隊的田地後,流向大隊小屋聚集處以及競賽場,形成一座大湖,儼然是競賽場與指揮部的天然交界。

往南行經過金屬隊的鍛造爐往南端的山脈流去,最終在山腳下形成一座小湖畔,那裡是葛蘭克自己的鍛造場,偶爾Phineas會登門訪察,一面在湖畔上釣魚調劑身心。
醫療大樓尚未建設完畢,他今天造訪醫療分隊其一的原因是要討論這個,所以他不得不來,基本上他是能避就避,來這裡準沒好事會發生。

相較與混血營和朱比特營的簡陋醫療處所,營區內的一半現代一半採用古代的方式並行。

主建築可分成四個部分拆解,最主要的就是主樓採用現代醫療建築的模式建構,一樓入口處採完全落地窗,但是單向的透明玻璃,僅能從裡面看見外面,在外頭無法觀看到裡面的情形。

主樓一進自動門就是服務台,承辦各類業務還有上課,往右手邊是手術房,但至今還未使用過,Phineas也希望它可以繼續閒置。

手術房後是資料室,各類資訊都在那編輯整合,服務台旁是緊急應變中心,立即處理各式傷患。至於左手邊過去接的就是動植物研究室,也就是往南,過去有溫室,也就是次要的醫療建築,培育草藥植物。從此再過去就是大地隊農耕處,負責照料植物的人員也會在此處入。

繞過手術房,旁有一處走廊,往北通往另一棟建築,是實驗動物大樓,沒有經常在運作,畢竟還無此需求。主樓應變中心和服務台後面是室內病房,比較嚴重或是容易有感染問題的不能送往再後面那一棟的半室外病房調養。

主樓的二樓是課程中心,許多課程和實驗會在樓上進行。主樓往後,也就是往西是僅為一層樓的半室外病房,以帳篷式的結構構成,腳踩的也是原始的木板,往西望去能看到翠湖,還有甲板一直延伸至湖畔。


Phineas拾起交通板,踏入醫療主樓潔白的大理石地板,負責在服務台的女孩一見到指揮官彷彿被他給震懾住了,她約莫才十一歲吧,Phineas倒是不太意外,很多人第一次在比賽或訓練以及集合外近距離與他接觸都會有這種反應。

不僅因為他人高馬大,加上他的戰功彪炳,使許多人望聞生畏,連他自己的營員都不例外,如果說認真的應該說是第二次,因為每位營員加入都要先經過指揮官的評估與允許。
女孩一時慌張了起來,立刻起立敬禮,說話也含糊不清,「指......揮官。」

「放輕鬆,我來這裡要找你們親愛的分隊長。」Phineas這樣說,女孩才放鬆了不少,但仍然很緊繃。「不用行禮啦,可以告訴我親愛的諾莎娜去哪了?」

「分隊長......在後面的......湖畔休息室看診.......一個金屬隊的......受傷病患。」即便Phineas的口氣夾雜戲謔,仍不能讓女孩完全放鬆。

「好吧,那我自行去找她好了,我的滑板可以放這裡吧?我可能過幾天才會來拿。」Phineas詢問道,一面舉起手上的滑板。

「好的,指......揮官,我們會妥善......保管好。」Phineas將滑板遞給她,她很慎重地小心翼翼拿起,Phineas僅是揮個手示意就離去了。

Phineas離開後,先在後面的室內病房徘徊,他不會在諾莎娜處理正務時插手,一面檢視目前的情形,室內病房沒有人,這當然是最好,如果不要有醫療大樓那更好,但這是不可能的,連他自己好幾次都面臨瀕死的危機。

Phineas離開室內的現代病房,踏入有木香味以及徐風吹拂的療養室,木板在他戰鬥靴的踩踏下發出聲音,病床陳列在兩旁。

Phineas看見諾莎娜正在照料金屬隊的男孩,意外發生在昨日,他昨天下午就不在營區了,去見史柏前才瀏覽到這份報告,男孩的右腿打著石膏,大概是骨折了。

這裡鮮少用神飲與神食治療,這兩者能治療的有限,而且劑量只要多就能將混血人燒死。

Phineas猜測諾莎娜只有讓他服用一點,營區是不匱乏,但僅有在戰鬥時所造成的重傷才會用上神飲和神食,就像之前說的治癒範圍有限。

Phineas並沒有上前,反而是走到湖畔處欣賞景緻,方才他進來諾莎娜就已注意到他,但她繼續她的業務。Phineas心裡正盤算著其他事,一件難辦的事,而對象正是諾莎娜。


Phineas凝視著水面,幾年前他也在混血營這樣做過,沒想到接下來他的生活出現劇變,他也沒想過自己如今是一營之長以及站在這裡策劃這些驚人之舉。

倘若茱諾未告訴他是希臘人,他還是羅馬人的話,他還會在朱比特營嗎?或許他仍是奧林帕斯手下一顆聽話的棋子。

假使是這樣,他說不定就會在傑生失蹤之際時,答應蕾娜的請求,和她一同出任執政官,即便是選舉,他當時也可以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礙於他是海神之子的身份。

誰能料到羅馬人的性格如此根深蒂固,身份一曝光,即便之後希臘和羅馬和解,一樣明顯地不歡迎他,有鑑於他的身份。真是諷刺,重視血統勝於能力。真是道地羅馬人的性子啊,這樣的帝國最後還是墮落了。

 

Phineas過人的記憶力能夠將他三歲時就能倒背如流的希臘羅馬史隨即道出,即使羅馬帝國已式微,他仍然對這個歷史輝煌的帝國保持敬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us 的頭像
Marius

Marius's 希臘與羅馬神話世界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