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聖西河的河水自北方森林蜿蜒繞過城市,最終匯流於大隊營房與競賽場之間,形成天然湖泊。一支細小的支流會繼續往東南方流去,提供金屬隊鍛造爐冷卻的水源,在南方的山壁下匯集成另一個小湖。

競賽場上佇立一座十五米高的瞭望塔在湖畔旁,比賽的裁判負責在塔上監控戰技遊戲進行時的情況,研究隊的偵察機不時穿梭在競賽場之間,監控全場狀況,以防情勢失控。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烏逐漸西沉,金碧夕暉在競賽場上徘徊,恍若燈黃薄紗般輕盈覆在小草上,顯得耀眼;蒼穹染成了一塊紅橘交雜的染布,競賽場上倒塌殘破不堪的建築背後拉長了身影,熱帶雨林環繞在中央殘破的廢墟四周,林中不時傳了詭異的鳴叫聲。

洪亮的號角聲響徹雲霄,麥珂塔在競賽場專用的瞭望塔上吹響第一聲集合聲,眼下的廣場逐漸集結人群,迴盪著急促的腳步聲。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曾停止過,」拉爾蒙說,「如今你是在尋求一個代替的信仰。」

Phineas駐足於拉神像面前,拉爾蒙也隨之停下腳步。「算是吧,我總不能向我們準備搗毀的天神祈禱,這就像叫朱比特向撒頓祈禱一樣荒謬。」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祈禱,彷彿是上世紀的事。在一切分崩離析之際,他曾經向神祈禱。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大技能隊,彼此環環相扣,密不可分。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山德並沒有因不必出席大隊時間而感到輕鬆,相反的,議會後指揮官與他的私下談話讓他幾乎喪盡對午餐的胃口。

練劍並沒有將他的擔憂消除,有時他分神至任務的細節上而忘了他正在跟奇坦登對峙,直到奇坦登以短劍大力敲擊羅馬方盾才將他拉回眼前的訓練。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總是在議員進行過數番混亂的討論後才會出聲表達他自己的立場,指揮官的政治偏好經常能夠左右議會。

Phineas很明確表達立場的情景並不常見,他擁有能直接影響表決的權力。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的提案議程比山德遠想得還冗長,隨著史柏詳細解說以及分析這次浩大的任務分配與電腦模組演繹,原本接近謬論的任務看起來是相當具有可行性的,但隱含的風險並沒有因此降低。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彷彿還停留在上個世紀,山德握起帝國黃金鑄成的羅馬式短劍,安放在腰際,在鏡前打理自己,拉了拉迷彩外套的領口,作最後一番審視。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希臘羅馬營的創辦者,現為首任指揮官並兼任第二大隊領導人,曾任第十二軍團朱比特營第二分隊分隊長,在軍團中原先有著極高的聲望。身為海神之子,從小跟著軍團成長,表現凸出,也極少展現海神血統的力量,洗刷羅馬人看待海神之子為厄運的標籤。在奧林帕斯天神眼中是重點栽培的對象,擔任分隊長前夕被告知自身的身世為希臘裔,經常執行諸神交付的任務,同時也是巨人之戰爆發前夕唯一知曉希臘與羅馬兩方的混血人。

礙於自身的身分在巨人之戰被羅馬人視為希臘人,轉而聽從眾神的指示來到混血營,但混血營成員仍將他視作羅馬人。在輾轉接下阻止卡厄斯的任務後,也在途中吸收一批混血人成立新團隊,戰後因戰時的誤會備受兩營之間排斥,將團隊成員分別送往軍團及混血營後隱身而世,在數個月後出現並帶領一群新的混血人,戰時的團隊大部分都選擇跟隨他的腳步,成立一個真正屬於混血人的營區,不再為奧林帕斯赴死。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蕾吉娜一如往常地讓Phineas保持忙碌狀態,就是不斷糾纏他。

Phineas難得會坐在第二大隊的交誼廳中,技術上來說他很少待在隊上,實際上來說他是那種愛去哪就去哪的浪子。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幕降臨,佛羅里達未經人類破壞的野地,入夜後蒙上更多神秘的色彩。

午夜時分,風輕掠過樹梢的枝葉,一群夜行者正在樹林的黑影掩飾下悄聲潛行。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葛蘭克依舊在金屬隊的打鐵舖來回巡視,下巴瘀血處仍然隱隱作痛。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凝視湖面,深陷於他過往的經歷中,已忘卻周遭,直到諾莎娜出聲才回過神來。「我還以為你打算鎮日埋首在你的辦公室呢,指揮官。」
Phineas抬頭,露出一抹微笑。「與其讓你找上門來,還不如我登門拜訪,有聊勝於無聊。」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沒有立即前往下個行程,反而又折回自己的辦公室再確認一次他早上批閱過的文件。

等工作告一個段落後,他查看了通訊器的時間,三點多,差不多了,營區的自由時間已經開始了。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ineas結束他的習劍後便溜進指揮部中,在他的辦公室處理堆積如山的公文。

連午餐時間他都無法抽身前往涼亭用餐,僅是命令門外的守衛送來簡易的餐點,就連用餐時間都也不鬆懈,一面咬著歐式麵包,一面批閱金屬隊送上來的爆破新地點採集申請。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說歷史是勝利者寫下的,但戰爭中並沒有所謂的贏家存在。

 

文章標籤

Mari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